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变形记——你的血洗

【第三章】
不管怎么说,两个夜都习惯了这种动不动就互相交换这种事情。为了区分,我们就叫2017年的夜叫夜,150年前的叫长月。
两个人都开始写日志,互相吧发生过的事情,以及要做的事情都写了下来。
“长月先生的内容文绉绉的看不懂了啦!”
“我们就是这么说话的,倒是夜先生写的我也不是太明白。”
“长月先生麻烦你字写写工整了啦!”
“夜先生你毛笔字写的真糟糕。”

今天是东京演唱会,夜期待了很久,但是对于起来后看到了阳的脸非常非常失望。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交换了!!!
“啊!!!我也准备了整整三个月啊!!!”
“啊早上好夜。”阳摸了摸夜的头后说:“起来准备一下吧。今天晚上要大干一场呢。”
夜起身走到镜台前,打开盒子摸出长月的日记,然后楞在了原地。
“明天早上要讨伐琼中亭。夜先生,如果不幸交换了的话,一定要活下去。”
夜合上本子顺着墙壁坐下来,虽然自己这几次交换不停练习的剑术,但是要杀人这种事,夜根本做不到啊!这可怎么办。
“夜。”
“隼哥哥。”夜站起来把本子放好,然后说:“隼哥哥怎么过来了。”
霜月靠在门口说:“你留下来吧。你的话,不行的对吧。”夜很想点头,却又沉默了。文月站在门口说:“夜如果不去,你明明都不能确定我们是不是能回来。”“海!”霜月显然有些生气了。
“我没关系!我会去!”夜下定决心,大概就跟舞台剧一种感觉吧。大概吧。

长月看着墙壁上的海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做梦!用力掐了一下自己。
“好痛!夜先生!怎么今天交换了呢?好担心夜先生啊。”长月起身打开夜的日记本。“明天是东京演唱会!整整三个月的期待,真心希望不要跟长月先生交换。不过!如果不幸交换了,长月先生要加油哦!不要让我可爱的粉丝们失望。”
“夜先生。”
等等。东京演唱会?!!!!我绝对不行的!
阳敲了敲长月的门说:“夜,快点,隼桑让我们再去排练一下!”
“我……我马上来!”

夜穿好衣服,意外居然是白色的衣服,他们不知道白色衣服晚上特别显眼么?长月先生的刀名字叫“月谷宗近”,黑白的刀身,月的纹身,又是温柔的刀。
夜拿起刀,好了,出发吧。
“等你很久了,夜。”
霜月,文月,叶月还有神无月和水无月站在自己的年前,夜握紧了手里的刀,长月先生也有自己存在的地方,所以要活下去!不能破坏掉才行。
不过说实话,神无月跟郁真的差好多,严峻的表情丝毫没有笑意,不过也对啊,毕竟前路生死未卜。“郁,你表情太严肃了,夜桑都开始紧张了。”水无月戳了戳神无月说。叶月回头看了看神无月和水无月说:“郁不是总是这样的嘛,泪倒是意外放松呢。”水无月捂着嘴巴笑了笑说:“我们的话,绝对没问题。”
夜怔怔的看着水无月,如果我们的泪也能笑成这样就好了。
“嘘。我们到了。”文月停下脚步说:“夜!小心!”
叶月一拔刀挡在夜的面前一挥。脸上有点热热的
叶月回过身问:“夜,没事吧。”夜伸手摸了摸脸颊。血?血!夜看了一眼阳的身后,面目狰狞。夜向后一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跟舞台剧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果然不应该带你来呢。夜。”霜月挥掉剑上的血说。
“哇!!!!!冲我来啊!”“郁,不要太用力会溅到衣服上的。”“可恶,跟情报说的不一样!隼!小心后面!”
夜觉得所有的的声音离自己都很远。叶月一把拉起夜说:“你在干什么!”
“我不行的,我不行的!”夜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说:“伤害别人这种事情……”“你不伤害别人,别人也会伤害你!!给我醒一醒!活下去才是你要做的事情!”
活下去?
夜先生,一定要活下去。
夜拔出刀用力向前刺叶月身后的敌人“咚”的一身倒在地上。“阳,要上了哟。”
天空微微有些泛光,夜站起来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我做到了,长月先生。
文月扶着霜月,霜月怕了怕夜的头说:“做的真棒。”“隼桑,没事吧!”霜月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们回去休息吧。”
说起来,长月那边的演唱会没事吧。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