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距离~

葵环顾了四周,明明刚才还跟大伙在樱花树在来着,怎么就突然躺在陌生的地方。头很疼身体也特别重。“葵,葵!”谁在叫我?葵的目光终于聚焦到了坐在床边上的新。啊嘞,新你的头发怎么变得这么短?有点好笑耶。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春哥哥?你脸上带着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啊?都看不到整张脸了。

“新……”能大声了。葵终于感觉找回了感觉看清了现在的情况。大家都穿的什么?葵挣扎着坐起来看到不远处反光的【玻璃】照出了自己的样子,也是简洁的短发,蓝色的外套都是没见过的服装形式。

“葵你还好吧?刚才下台的时候突然倒下去吓到我们了。”一个不认识的人突然抱住了自己。“夜!你先别动葵,不确定会不会有问题。”一个橘红色头发的人把这个叫夜的突然拉走了。白色头发的人蹲下来看着葵的眼睛说:“哦呀,不是我们认识的葵吧。”

“隼你在说啥?”始问隼。

葵看着大家紧张的看着自己说:“新……”“嗯?”葵一把抱住新说:“梦见草。”说着又晕了过去。

“葵!”

葵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表示并没有印象。听新说最后自己说了一句“梦见草”之后笑起来说:“大概是很久以前的我来看新了吧。”


驱拉住正在走的葵说:“葵哥哥,你真的要走了么?”“没事啦,我随时都会回来看你们的!”葵看了看大家的背后,没有看到新,大概这人不会来送自己走的吧。新蹲在走廊的柱子后年,咬了咬牙,不知道为什么很不想让葵走。

葵上车后直径回到了宫中,树迎接了葵说:“好几不见葵大人,果然长大了好多。”

“树老师!我呢觉得能去学剑术真的很高兴!我遇到那个人了,他叫卯月新!呐呐,还认识好多朋友!树老师我跟你说……”

树笑着摸了摸葵的头说:“太好了呢。葵大人。”

葵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问树:“树老师,我能还去那边么?”

树指了指书架说:“葵大人现在要一边学习一边练习剑道哟。”

“是!”

——五年后——

“葵大人,这些请批阅,下午要参加校條家的酒宴。”葵翻了翻奏折。叹了一口气,今天是约好赏花的日子吧。

“树老师我今天有事,能不能……”

树很抱歉的摇了摇头说:“很抱歉,殿下命令的事情,我没办法,也请葵大人遵守。”

葵苦笑了一下翻阅死了奏折。

驱眺望了一下远处后对着恋说:“葵哥哥没有来呢。”始晃了晃杯子中的清酒说:“再等等就好了。”春不太情愿的给自己倒了一点清酒说:“始,虽然差一点我们还未成年……”始做了一个让春安静点的动作说:“就一点。新你要么?”新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树上的始说:“不用了。”

春就着新坐下说:“葵要是不来怎么办?”新没有思考脱口而出:“他回来的。”

月亮探出了自己的头,葵跑到樱花树下环顾四周,果然大家都回去了,自己食言了。

“葵……”

葵回过头看到新站在不远处指了指天说:“真的有点晚呢,不过还算来得及。”“新一直在等我?”“不,大家都在等,不过驱和恋等着睡着了,我让始哥哥和春哥哥带他们回去,我知道葵你会来的。”

“对不起来晚了。”

“呐……”

新走到葵的跟前说:“我想了很久,葵……我大概很喜欢你。”说着赶紧食指堵住葵的嘴巴说:“我呢,今天很想告诉你这件事情,感谢你能来葵。”

葵一头埋进新的胸口说:“别看我……”葵总觉得高兴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只能埋在新的胸膛任由眼泪鼻涕蹭在新的衣服上。

“我……我好高兴。”葵抓紧新的衣服后抬起头,月光下新的眼睛银色的碧波荡漾。

“我也很喜欢新。”


山崎推开门跪坐在地上说:“新大人。卯月大人叫您。”

新应了一声开到了父亲的房间。

“父亲有什么事么?”

“工作以后就由春始恋驱他们做了,我要派你去教皇子剑术。”

“父亲大人!驱和恋不……”

“你以为他们还小么?!不用说了我意已经决定了。”

新“啧”了一声后退出了房间。走着开到了恋和驱的房间门口,伸手又缩了回来。

他们从小就会被派去处理一些人的性命,一直不想让恋驱接触才一直跟春始努力到现在。

“新哥哥,正在这里做什么?”

“小驱……”

“我知道新哥哥要来说什么。呐新哥哥,看着我……我已经长大了。”

“嗯……是呢。”新想去摸驱的头然后突然换了一下姿势敲了敲驱的胸膛。


新入宫后被人领到了宫中的剑馆,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

“葵?”

“新!?”

新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什么东西碎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