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耽美】遗恋

写在前面:

看懂的也别说什么了。

AY首席演员——韩子君                                              SXW首任外籍艺人——朴希洙 

遗忘,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再记起你,只因我爱你,不想恨你……遗忘恋爱……

韩子君手拿着经纪人递过来的新戏的剧本粗粗看了一下后说:“这什么戏啊?”杨辞翻看着刚签好的合同看,然后在韩子君的第二声问候中回过神来说:“中国首部BL的大戏,你演男一号。”韩子君有些不高兴杨辞为自己接的这部戏,皱了一下眉说:“杨辞,我不想演。”杨辞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依旧仔细阅读者合同说:“如果不演,我们公司近损失100万的资金。”韩子君轻轻捏了一下剧本然后瞪了一眼面不改色的杨辞:“和我演对手戏的是谁?”“我只知道是SXW的一个刚签约的海外艺人。”

韩子君。一个东北小伙子,叫小伙子有点把他看嫩了,事实今年他也有30岁了,年轻那会儿跑到韩国当过练习生,然后和一个超大的名叫SUPER SENIOR的组合出道,然后成为一个舞王,然后因为合同的关系离开了公司,离开了SUPER SENIOR,离开韩国……还有韩国那个他爱过,伤害过的人。

每个夜晚,韩子君都会被同一个梦吓醒,梦里那个漂亮的男人拉着他说:“你敢离开,我就敢去死!”今夜也是一样,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瓶药,吃了几粒。这几年他一直靠安眠药才能睡安稳。他的主治医生向来没说什么,只是稍稍提了一下用药量和到底如何解决,事实这心病还得心药来治,这心药估计就是那梦中的男人吧。

杨辞一清早便开始为韩子君准备去片场的东西,事实韩子君的家离片场不远,所以也基本没什么可以准备的。杨辞一抬头看韩子君,皱了一下眉说:“怎么,昨天没睡好?”韩子君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了。“今天MADA怎么没有来?”MADA是韩子君的助理,一个看起来文静却很有爆发力的女人,典型的职场女性。杨辞收了一下所有的资料说:“MADA昨天吹太久空调,今儿感冒了。”韩子君应了一声,揉揉太阳穴便和杨辞起身去片场了。

导演看见韩子君就骂了过去:“你甩什么大牌啊!说好早上八点集合的!现在几点了?你有没有时间观念啊?”杨辞等王导说完后微微欠了一下身说:“刚路上堵车了,相当抱歉,请王导原谅。”“那家伙还没来吗?”韩子君环顾四周,确定没有见到何他拍对手戏的人便问了。王导看杨辞的态度十分的谦虚,所以气也就消了一半,但还是有点不耐烦:“你说朴希洙啊,他的飞机延办了。”韩子君惊讶的看着王导说:“谁,你说谁?”“还有谁啊,原韩国顶级娱乐公司SS的成员朴希洙,去年签约了SXW,这次是他进SXW接的第一部戏。”韩子君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居然是他……

朴希洙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衬托出他的脸更加的透明,清秀的五官看起来便楚楚动人了。原本去年决定和SS的队长金正贤去入伍的,结果如无前3个月出了一场很大的车祸,车祸原因为人为使汽车轮胎偏位,这很明显是ANTI饭做得。所以韩国不得不取消他的如无资格。医生劝他不能从事高密度运转的职业的,但是他不愿意,因为有太多爱他的人在等他。

CODY看着希洙没有血色的脸说:“王导,今天希洙他或许不能出演了。”韩子君上前微微扶了一下他,看着朴希洙依旧完美的容颜,事实很想吻下去,吻着他的唇,缠绵。

王导有些烦的皱了一下眉说:“因为我也听说朴希洙一遍过戏的奇迹,所以今天上午我们不拍了,大家好好再熟悉一下剧本。下午希洙可以来吗?”CODY点了一下头算了允许了王导的建议。在场许多艺人都把目光投向朴希洙,多数是藐视的,这个比女人还弱不禁风,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扶希洙到了宾馆,一起倒在了宾馆的沙发说。“谢谢。”朴希洙转过头笑着说。然后便拿起剧本看了起来。“希洙,你先把药吃了。”“又要吃啊,熙宜,我能不吃吗?我现在挺好的。”朴希洙扬起微笑,CODY在他身边做助理快接近10年了,自然有所抵抗。“30多岁了,还讨价还价,快吃!”朴希洙慢慢把药吃了才说:“这次我演的蓝浩可是才23岁哦!”朴希洙夸张的笑了起来。韩子君只是沉默的看着,然后也笑了起来、“希洙……”“嗯?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这绝对是晴天霹雳,“你问我是谁?我是子君,韩子君!”朴希洙被突然站起来的韩子君吓了一跳,因为惊吓脸越发透明了起来……“韩……韩子君?正贤哥好像提过你。”朴希洙笑了一下:“抱歉,我出过车祸,有些事不记得了……”韩子君看着朴希洙的唇,然后狠狠压上去,把边上的CODY笑了一跳,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情景。CODY知道那是韩子君,她也知道希洙和子君之间的不寻常,但她不想去探究是什么都和她没有关系。既然希洙忘了,所以CODY也没有意思和子君“相认”。 

因为害羞朴希洙的脸红润起来了。“韩……韩子君……”以前溺在这双眼睛里,以前溺在这朱唇中,事实韩子君并不想告诉希洙,自己和他有着什么样的关系,那种到可以上床的关系。他到觉得也许让希洙重新爱上自己,忘了自己曾给的伤,也许会更好。“抱歉,只是为了明天而练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CODY整理着衣物说:“希洙,不要太靠近韩子君,这人不简单。”朴希洙轻触被吻过的唇,那温度似曾相识,只是好像更深切一些,更热烈一些。似乎有些自己不喜欢的过往要被自己再拾起一般。“希洙,你有没有听我……”“熙宜我出去走走。”“希洙……”CODY追了几步却没有追上,这戏到底接的对不对? 

“嗯好!黄慧慧,那巴掌可以更用心点。”“啪!”“贱人!你以为浩哥愿意和你在一起?他是怕你!”韩子君对上黄慧慧的双目说:“我只管我爱他!”王导也对韩子君这句话震撼了一下。“好!让希洙准备一下吧。”“嗯,朴希洙,该你了。” 

这戏的名字叫《晨风》。韩子君出演了一个公司的CEO叫孙棋,朴希洙出演了其公司的职员叫蓝浩。黄慧慧则出演了蓝浩的前任女友陈娟。总的来说这戏讲的是这三个人的纠缠不清吧。 

“孙棋,你回来了啊。今天我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茄子。”朴希洙一下子被韩子君压在黑色的沙发上说:“陈娟今天又找我了。”希洙轻轻触摸子君的脸说:“又打你了?”然后便是一记深吻。 

也许为了这戏的感觉,几乎让希洙和子君真枪实弹的上的。 

今天的戏份希洙并不多,所以还谈不上累,多一点事实也无妨,几乎他和韩子君的戏都说一遍通过的,那些吻什么的,反正不都得拍,一次就解决多好?所以他们都抛开了的拍、“希洙。”“子君。”韩子君把一瓶可乐递给了朴希洙,希洙接过可乐笑了说:“为什么你的是啤酒啊?”韩子君理所当然的说:“你不是身体不好吗?”朴希洙白了韩子君一眼说:“这个是无妨了,我在韩国都是喝烧酒的。”希洙有些激动地转过身便对韩庚说:“你知道韩国的烧酒吧,加上一点五花肉或者烧鸡,真的是很棒呢!”韩子君没有接话,只是听着朴希洙说个不停,当年也是这样吧?“喂,子君。”“嗯?”朴希洙轻轻揽过韩子君的肩,将吻轻轻落在韩子君的脸上说:“谢谢你。” 

一曲优美的曲子传出来了,是当红歌手盛·彼得的歌,歌诉说着一对恋人的美好。只是最后不得不分开的悲凉。 

“喂,嗯!赫秀啊,啊?听出来了恩海那孩子的声音。”朴希洙拿着手机听着郑赫秀和徐恩海激动地声音。这两个弟弟以前在SS理也相当的闹腾,现在散了他们还有是约个时间,然后依旧闹。“不要吵了,打我电话又什么事吗?”恩海抢着说:“哥,你是不是和子君哥一起拍戏了?”“嗯,是正贤哥和你们说的吗?”恩海突然安静下来,只好由赫秀这个不怎么稳重的孩子来说:“嗯,希洙哥,还是不要太靠近子君哥吧。”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又看着韩子君,朴希洙笑了一下说:“子君,我先走了。”

之后几个星期的戏都拍的很好,只是拍一部戏总有瓶颈期的时候,《晨风》的瓶颈莫过于蓝浩和孙棋的床戏了。

“拜托你们了。”王导皱了一下眉说,原本剧本中事实写了很多这幕戏的,王导毕竟从小受中国教育,所以把这戏只降到一幕。

朴希洙有些发抖的躺在了King的床上,然后看着韩子君,韩子君的手顺着朴希洙的脸一边向下触摸,然后在希洙的唇上贴上自己的,然后又转战朴希洙的耳朵:“放松,交给我就好。”轻轻触碰了希洙的花蕾,不得不让希珠的呻咛脱口而出:“棋……棋……”Cody只是默默站在门外,卧室里只留了几个拍摄人员罢了。可是希洙的呻吟他听得很清楚。“不,不要那么对他,韩子君不要呐……”Cody抓着门把的手被杨辞握住:“他们只是在拍戏。”Cody垂下手,咬了一下牙奔了出去。

Cody至今记得那一次,他路过公共厕所时的震撼。那是一场SAS的传统节目,Music Streed,韩子君拉着朴希洙走了出去。金正贤不过抬了一下眼说:“还有半个小时,快一点知道吗?”朴希洙红了一下脸便不再开口,而韩子君皱了下眉就说:“知道了。”

Cody那个时候和Misa、Lade。还有其他的女生一起做着SS的助理,有的时候集体表演的话,基本上就Lade和Misa两个人,所以Cody有时候觉得,是上天让他离韩子君和朴希洙这么近。“恩,子君,慢点,拜托了。”Cody站在门口却没有做什么,也许什么也没发生,也许只是自己听错了,这么些年过来了,Cody一次一次欺骗自己,现在为什么不再欺骗一次,欺骗自己韩子君和朴希洙之间的关系?

“熙宜。”Cody猛地抬头看见金正贤,“正贤,你怎么在这里。”看见Cody惊讶的眼神,正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和他并排坐在一起说:“去年你执意和希洙走是为什么?”Cody并没有什么隐瞒的话:“因为我爱他……”金正贤狠狠打断Cody的话,抓着Cody的肩膀用力的吻着Cody后说:“他一辈子除了韩子君,根本爱不上别人!可是熙宜,我爱你。”Cody只是叹了口气说:“我给过你机会,可是我根本爱不上你。”“熙宜。”“走吧,那戏该结束了。”

韩子君,看着希洙身上浅浅的吻痕,然后说:“我去洗个澡。”MADA是女人,所以只好由杨辞做了一下韩子君的助理,杨辞听到导演说可以后就破门而入,他看见韩子君细心地把被子盖在朴希洙身上说:“等我洗完后再去洗一下好吧?”朴希洙闭着眼睛,他的记忆泛了出来,那双大手的温度,似曾相识,和男人做过吗?为什么他居然有一种被抽丅插的快丅感在记忆里蔓延……“希洙。”记忆一下子断了,连着刚才的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正贤哥!”

“熙宜,不能进来,只好由我来照顾了。哦对了,不知我一个人来了,SS的成员都在赶过来,探班。呵呵!”金正贤依旧是梨涡浅笑的样子。“不去洗吗?”金正贤笑着问,朴希洙反问了一下后说:“哦,子君在洗,我等等去。”金正贤揽过希洙的肩膀,亲吻了一下希洙的脖颈便半压在希洙身上,看着希洙眼睛蒙上一层雾气便说:“还真有点风情万种的感觉。”“正贤哥!”朴希洙不太高兴的瞪了一眼金正贤。

金正贤依旧压着朴希洙说:“你知道熙宜喜欢你是吧。”朴希洙白了眼正贤说:“我又不是白痴。”“那给他个正大光明爱你的机会好不好”“正贤哥不是喜欢熙宜?”金正贤苦笑了一下说:“我喜欢有个p用!他喜欢你,你愿意给个机会吗?”“我……”金正贤感觉右肩一阵疼痛,被从希洙身上拉开,希洙也被用力从床上拉起来,脸迅速因为惊吓变得惨白。“你真的是太诱人了!”金正贤叹了口气说:“韩子君!我是金正贤!”韩子君松了松手看着梨涡很深,周身透着“母性”光芒的金正贤:“正贤哥!”“希洙,先去洗澡。”“哦。”

金正贤叹了口气坐在床边说:“你明知道希洙身体不好,你居然还这样。”“不用你管,你们这些人最好少说点!朴希洙注定是我的!”正贤开了一下口,然后突然笑了:“过些日子等大家都来了,我们好好聚一下吧。”“好。”金正贤知道韩子君所有的担忧……

“正贤哥。”希洙扭着上衣的纽扣想坐到到金正贤身边,却被韩子君不动声色的拉到自己身边的床沿坐下。朴希洙皱一下眉,似乎在想怎么开口:“正贤哥,你刚说的,我不能同意。我不能那么做。”“为什么?只是给一个机会。”正贤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不明白的看朴希洙。朴希洙的手绞在一起,脸就慢慢失去血色:“因为我心中似乎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我不能那么做……”朴希洙有些不耐烦的咋了一下嘴,便不再开口。金正贤张张嘴缺什么也说不出口,似乎在思考。“希洙,给熙宜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说着转头看向韩子君:“你也好自为之。”金正贤拍了一下朴希洙的肩膀便离开了下。下面的戏基本不是朴希洙和韩子君的,所以他们点便走到上次坐着聊天的地方。

韩子君的脸色从见到正贤开始就不是很好:“正贤哥刚跟你说什么?”“恩?让我给熙宜一次爱我的机会。”尽管子君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双手的关节处却因为用力够猛而变得惨白。韩子君轻描淡写一句:“哦,是吗?”之后双方便沉默了。

说SS是来探班,倒不如说是来参加庆功酒,因为等严范来的时候,整体基本都拍摄完了。“说实话,大家全聚在一起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呢。”徐恩海激动地抱着郑赫秀直跳。郑赫秀翻一个白眼说:“小海,我怎么记得好像是5年啊?”“5年?”恩海眨着眼睛看着在一边和申在旭聊得很开心的曺晟宇说:“昇宇哥,我们有5年没见了吗?”“是的啊。”李钟焕手里拿着一杯可乐说:“先是严范拍戏,改签演艺合同,到英熙的事故,再到韩子君的解约,的确5年了呢。”“阿门,愿上帝祝福我们平安。”徐恩海一脸惊愕的看着虔诚向上帝祷告的崔东源。“东源!你想吓死你海哥我吗?”朴希洙一手搭在诺圭云肩上一手搭在金正贤肩上走过来说:“恩海,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东源。东华你能不吃点心了吗?”一直在边上保持沉默的申东华听见希洙叫他,立马就奔过来了。韩子君窝在一边的沙发里,被李严范顺手拉了过来。

正贤笑了一下,十分的官方:“能再聚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我们该好好聊聊呢。”英熙又像以前一样抢过正贤说了一半的话:“该吃的吃!不醉不归!”事实韩子君并不怎么想和这些人再次聚在一起,本来就不交心。

:“希洙哥,你喝高了!”徐恩海打着酒嗝笑话朴希洙,申在旭并不是一个爱喝酒的孩子,无奈的看着七倒八歪的人们,李严范俗称千杯不醉,正一脸厌恶的看着挂在身上的东源,诺圭云小腹黑一个,把这些人都弄醉了一个人再慢慢品味葡萄酒。“我没醉还能喝!”李钟焕说着就一个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韩子君只是搂抱着朴希洙,什么也没干。“子君哥,现在怎么办啊?”在旭看着韩子君,韩子君揉揉太阳穴说:“反正包夜,今天让他们在这睡吧。”圭云伸了个懒腰说:“我就回宾馆了,在旭,严范,我们一起走吧。”严范叹了口气说:“我顺便把这财阀二世带回去。”说着便拉东源起来。子君拉起希洙说:“我带希洙回去好了,他身体不好。”

徐恩海突然坐起来说:“希洙哥!”郑赫秀也坐起来靠着徐恩海。原东本倒西歪的人因恩海一句话都坐了起来,连严范他们也禁不住坐到他们边上。

“希洙哥,不要太靠近子君哥。”徐恩海扯开喉咙便说,接着所有人都扯着喉咙说:“希洙哥,子君哥伤害过你!”那三清醒的娃什么也没说,看着子君,子君的脸铁青铁青的。“你们……”韩子君用力搂着朴希洙说:“这只是我和他的事!”子君一转身带着希洙便走了,徐恩海呆呆笑了,金英熙扯着喉咙就唱起大韩国歌,终于在旭他们知道这些人,是醉的不轻。

把朴希洙丢在床上,韩子君垂头丧气得坐在了床沿,难道那一次他真的伤得那么深?深得连最希望他们在一起的严范,恩海都不愿意把希洙再次交给自己?

韩子君微微皱了一下眉,用手轻轻揉了一下太阳穴,决定去洗个澡。“嗯,水……水……”子君停下脚步,到厨房倒了水回来给希洙喝,只是韩子君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居然引起了自己的欲望。欲望这东西,离开希洙那会十分严重,每次都是幻想着朴希洙然后自己解决的,后来慢慢被能压下去了,这么说来禁欲也有5年了。待朴希洙躺下后,韩子君就冲进厕所冲凉。

朴希洙慢慢坐了起来,韩子君,今晚就请接受我吧。

“怎么,酒醒了?”子君擦着头看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的朴希洙。“嗯?嗯,这点酒,不算什么的。”“哦?”韩子君站了一会就坐到了床沿说:“不早了,睡吧,明天还要去送机呢……”“子君,我喜欢你。”

朴希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男人,只是感觉这种爱很深,很浓烈,似乎是上辈子所积淀下来的感觉。

“你能不能不要开这种国际玩笑?”韩子君心里是很激动,可是却不得不拒绝,这叫什么?欲迎拒还。朴希洙突然笑了起来说:“你以为我很白痴吗?”子君恍然间时间流转再见当年的朴希洙。不,他一直是。遗忘了有子君的那段记忆,却改变不了他的本性。骄傲,自信,聪明,知性,观察力强,心计多……“希洙,希洙。”“嗯?”“我是韩子君。”

当子君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时,兴奋的感觉在身体里叫嚣。翻卷着记忆中熟悉的片段。韩子君……你是子君?“呃,疼!”子君吻了一下希洙的唇说:“放轻松,亲爱的。”“你是韩子君?呃!”喘着气问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嗯。”子君并不晓得为什么希洙会那么说,只是轻声应了一声。却没发现希洙满眼的悲哀。

呵,还是记忆中熟悉的律动,还是记忆中熟悉的轮廓!难道这辈子真的离不开你?真的吗?记忆并不是很清晰的全部记了起来,只是开始打出一个框架,不再像上次那样唯以捕捉,只是还并不清晰。为什么不能真的忘记?为什么?

“你走开!走开!不要再碰我!”朴希洙突然挣扎起来。只是可惜却看起来更像撒娇。韩子君微微停下来说:“说,你想要!说!”“不!韩子君!你不要太自信!”子君看着希洙,那眼神像极了当年希洙说那句:“你敢离开,我就敢去死!”“你记起来了。”炙热一下子因为明白,所以瞬间冷了下来。退了出去。“对不起。”朴希洙微微冷笑了一下,记忆这种东西真是很奇妙,明明是什么也不记得的,可是只是一些特别的事情让记忆再次重回大脑,事实不记得不是更好?他朴希洙应该不要记起来,让韩子君再伤一次?朴希洙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我有叫你停下来吗?”“嗯?”子君低头看着希洙,他爱眼前的男人,他需要这个男人,他想保护却伤害了的。“我要你!”一字一顿,却没有情欲、兴奋,只是如同使命一般。

站在韩子君家楼下,两个男人虽说似乎都上了点年龄,却不失帅气,还是光彩照人的样子,路人们也忍不住回头看几眼。“正贤哥。”“你记起来了,关于那家伙的?”朴希洙没有点头,也没有开口,倒像是默认。“唉,我不该让子君带你走的。”金正贤他们并不知道韩子君和朴希洙到底算怎么回事,只是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那段日子朴希洙几乎处于癫狂的状态,人整一个瘦到只有40多公斤,一个179的男人,一个能担当一面的男人几乎就这么垮了。公司将他所有通告都推掉,让他一个人静静,成员们再担心也无济于事的样子。直到郑赫秀那天说:“希洙哥,Highligh的舞蹈位置都给你留好了,你演唱会参加吗?”为一个和自己也许不会再有关系的人让这么多关心他的人担心,生活还是在继续的。练习一个人的行走。

朴希洙摸了摸头说:“没什么的。正贤哥,等等严范他们我就不去送了,你帮我带个好。我想一个人静静。”把记忆一件件理出来,再打包学着遗忘。

那一年,少年青涩都是一群怀着梦想在有名的造星公司里进行严苛训练,那年朴希洙才刚高中毕业,18、9岁的样子,长着很水灵灵的大眼睛,因为没时间打理的头发,看起来特别像一个女孩子。那一年他们第一次相遇。

“哎,希洙,允在,恩海,这个是新的练习生叫韩子君,中国人。”“呃,你好们。”金正贤介绍着那个中国的少年,中国少年一紧张说错了语法,除了希洙其他都笑了,韩子君看着那个漂亮的人,朱唇轻启说:“是你们好。正贤哥,如果没事我就和允在他们走了。”子君转过头问正贤说:“那个女孩子是朴希洙。”本来就笑得岔气的金正贤,听见那话后,笑得都有种和上帝见面的感觉说:“朴……朴希洙……朴希洙是个男的!”“什么!”那个人明明长得像一个娃娃一样,只能说天物造人。

再次见到朴希洙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想着电话中的人撒娇,韩子君为那时的朴希洙动了心,他为那一瞬间而感到羞耻。“嗯,L什么时候回国?嗯。想你了。嗯,再见。”挂了电话,看着韩子君,冷冷扫了一眼后便离开,正好恩海路过,子君拉住就问:“恩海,你希洙哥对人都这么冷淡吗?”恩海皱了一下眉说:“什么?希洙哥对任何人都很冷淡的,除非他不喜欢你。”

都没有看见远处朴希洙的腐笑,事实不是不喜欢,而是爱了。韩子君,有的我们玩的了。

“什么!什么!”韩子君看着传话的李允在说:“我搬去和希洙住?”允在皱着眉点了点头说:“因为我要出道了!所以不能和希洙哥住啊,所以调你去了。”“这样啊……”李允在憨憨的笑了说:“而且金在敏也是我们团的。”子君笑了一下然后准备去朴希洙的宿舍。

一进门朴希洙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少年,韩子君忙里忙外,一个头两个大了,虽然希洙东西少也不会太乱,可是以前同住的允在可是个大老爷们,总得来说宿舍看起来挺不干净,子君向来有点洁癖自然着手一点点开始打扫。“韩子君。”“嗯?”子君停下手头的工作看着已经站在自己跟前的美丽少年呆了一秒,穿着睡衣,春光乍泄。听见了自己干咽口水的声音有点惊讶,心里暗暗说:是因为这个人太像女人。

朴希洙蹲下身接过韩子君拧干的毛巾,轻轻擦着台几。子君“呵呵”笑了起来,虽然朴希洙神情冷淡,可是他似乎能拨开浮云看到希洙的心。

“呃。”夜晚异常安静所以那一声声的呻吟让子君听得很清楚。“怎么了希洙?”子君走进希洙的房间看着他紧缩在床上的那刻,子君的心顿顿的疼,爱怜的轻轻用指尖滑过朴希洙紧皱的眉头说:“胃疼,你晚上不会又什么也没吃?不要这么拼命练习。身体健康才有资本。”子君一边说一边摸着希洙的肚子,然后坐在床头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子君就像被什么诱惑了,轻轻吻在希洙的眉心。在子君惊讶自己行为的同时,朴希洙渐渐呼吸匀速,看来是睡过去了。

韩子君并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什么样的心境,一而再而三的跟自己说,是因为朴希洙长得太精致,每个人不是都有对于精致物品的占有欲吗?

后来,朴希洙一回家永远有热腾腾的食物,朴希洙笑着跟韩子君说:“你不觉得我们像再过日子吗?”子君“呵呵”笑了一下,是啊整个宿舍只有他和他,还真像那么回事。希洙突然有些不太高兴的说:“过些日子有个新宿舍成员要来,叫李严范。”“啊!哦。”

严范后来去了恩还他们宿舍,希洙他们的宿舍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过着如夫妻一般的日子,直到宣布Super Senior出道。

“对不起,您所拨打……”韩子君再次叹了一口气,一个人寂静的坐在了沙发上,沙发是红色的,是子君和希洙一起买的。他们曾经躺在上面接过吻,互相手X过。直到现在子君还是不想相信,他爱上了朴希洙。“L,L轻点。嗯。”“希洙!”子君立马冲到门口,可看见的却是希洙和L唇齿相连的撕啃。子君推开L,抱着喝得烂醉的朴希洙说:“你可以离开了。”

L笑了一下说:“我跟他上床那会儿你还没认识他吧。”“不要逼我打人!”L看着子君放喷火的眼睛说:“开玩笑,希洙哥很爱你,不要再让他等你了好不好,你当希洙哥很有耐心吗?”韩子君“碰”得关上了门,从那次之后,韩子君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一个人。L每次摇着头说:“要不是我和希洙演那出戏,这木头死也不肯承认自己喜欢希洙的。

“你不想上我?”子君的左手被希洙拉住了,韩子君挣开说:“我去煮点解酒的东西。”“我TM欠X,让你上我,听不懂啊!”“你醉了。”朴希洙叹了口气,起来走进浴室,打开浴头,右手轻轻滑过锁骨,和花蕾,还是很敏感。“希洙!希洙!”“不上我就给我离开!”子君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食物说:“我上你,我……我爱你。”朴希洙嘴角牵起一抹微笑,韩子君,你逃不出我的手。

朴希洙静静的喝了一口变冷的咖啡,记忆犹如电影一样,一幕一幕上映在眼前,突然,希洙很好奇,当年他到底有没有得到韩子君的心。记忆又回到了那一次的伤。

“你真要走。”韩子君没有回答朴希洙依旧收拾着衣服,希洙一把拉过韩子君吻了起来:“不要走好不好,不要。”子君的脸上也分不清是朴希洙的泪水还是自己的泪水。“对不起,我必须走。”韩国没有自己留恋的吗?不,有的,是希洙,可是我却还是要离开。“你敢离开,我就敢去死!”子君的心猛得一痛说:“希洙,求你不要逼我。”“我逼你,是,是我一直在逼你!那好,你走!你走!不要再回来了!我今后如何和你无关!满意了?”韩子君站在原地看着希洙的背影,心终于停止了跳动,“我爱你,希洙。”

朴希洙起身打算去公园走走。不过分手,为什么自己那么难过,那伤不过如此。“喂,熙宜,嗯,我等等回来,嗯好的,明天有新闻发布会啊,嗯。什么时候回去。后天?好。”韩子君我们再一次相遇,和平分开对彼此都好是吧。

“希洙。”刚走到门口却和韩子君撞了满怀。“希洙我们谈谈吧。”

“要谈什么?”希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子君靠在椅子的扶手上说:“我们重新开始吧。”“重新?说得真轻巧。”朴希洙呵呵笑了起来,对于韩子君的话感到相当好笑。韩子君不顾众人的目光吻上希洙的唇,一如以前有些冰冷。朴希洙感受着韩子君的舌头描绘自己的唇,似乎在乞求着进入。也许还是因为朴希洙那张近乎女人的脸,公园中的人并没有多关注,只是觉得大胆什么的,认出子君或者希洙的人,自是知道他们之间的一些东西,留恋片刻也就各奔东西。

朴希洙推开韩子君:“事实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媒体什么的拍到就不好了。”希洙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该找女人,然后结婚。”朴希洙似乎又觉得说得不妥又说:“我不会和女人结婚,我就是一个被世人唾弃的GAY!”“你不要这么说,希洙,我爱你!我爱你!”韩子君抱着朴希洙,像在抓住什么似的,紧紧抱着。朴希洙神情一直的冷漠,似乎现在发生的一切和自己没关系,心脏没有知觉,只是冷,很冷。却可还是感受到微微的生疼,朴希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爱他。

原以为,日子就可以平平常常的过下去,可是上帝就是嫌自己创造了太美丽的人,宁愿一次一次伤害他,让他全身都是伤痕。从里到外。

“今天凌晨3点40分,sxw海外艺人朴希洙在北京省附近发生车祸,据获悉,是车牌为xxxx强改车道而造成的悲剧……”韩子君的脸一下子惨白,哪怕朴希洙不再属于他,可是只要他看着就够了。可是,现在他的生命就垂危的地步……

“希洙!”“希洙哥!”“朴希洙!”“希洙!”“希洙!”“坚持!”

“希洙,我爱你,一定要回来让我爱……”谁,谁是希洙,说话的又是谁?爱,那么什么是爱?好冷……好冷……

床上的男人猛得睁开了眼,似乎刚才看到了什么,不,似乎什么也没有,他独自想着,只听见心电图的声音,滴滴的响着,他这是在哪?

“希洙!你醒了。”梨涡浅笑的男人看着床上的人,显得很兴奋。“你是……”金正贤呆了一下,然后就立马问:“你认识韩子君吗?”床上的男人摇了摇头后说:“希洙是我的名字?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金正贤也没想告诉希洙自己的名字,只是说:“你叫朴希洙,我只是一个医生,好好休养吧。”再次忘记,什么也不记得,朴希洙真是聪明的人,却也是最傻的人!

朴希洙出院了,身子比原来还不行,只好退了演艺圈,在一家书店中当了收钱人员,生活变得普通,没有激情,日子平平淡淡的,从来没有那么舒心过。会有fans过来看他,但他知道,他的fans都是很理智的。虽然忘记了很多,但渐渐有些还是被拾起了。只是有一部分好空,好空。

朴希洙抱紧手里的包,走得很快,可是身后的脚步声依旧越走越近。夜黑风高,不由让希洙想到了电视剧中的各种场景,突然痛恨这张他嬴以为傲的脸。“啊!”被用力拉倒在地,怀中的包被抛出了好远。“你也是吧,看你天天风骚的在书店卖弄,一看就知道你屁眼欠x!”朴希洙看着眼前的人,原本慌张的眼神慢慢沉了下来,渐渐开口问:“你想怎么样?上我?”那个ws的男人“呵呵”干笑了两声,把手伸向希洙的裤头,仅管被拉倒在地全身磕得很痛,但却仍坚持的起身踹了一脚男人,可惜力气悬殊实在太大了。

“啧啧,不乖可有你苦头吃……啊!”男人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然后便向一边昏死过去,希洙的伪装一下子就被打破,他喘着气,雾气慢慢蒙上了眼睛。救了他的那个男人蹲下来抱着他,却没有开口。“谢谢。”希洙擦了擦泪水拾起不远处的包站了起来,眼前的男人很英俊,但希洙看在心里总不是什么滋味。那个人在自己进入书店工作后,每天早上跟着他,晚上也跟着他,不会离得很近,也就十米开外,希洙赶过他,他却一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却从不开口。

朴希洙咬了一下唇才说:“我叫朴希洙,你呢?”“我?”男人似乎想了很多一般,没有再开口。希洙皱了一下眉说:“今晚谢谢你,不过你真的不要这么跟着我!”朴希洙叹了一口气,退了一步说:“非得跟,也不要离开那么远,就当接我上班,送我下班吧。”男人眼中闪烁着什么,希洙没有看懂。“希洙……”“嗯?”男人犹犹豫豫地走上前牵起希洙的手说:“我们,回家。”朴希洙感觉他的手心很热,那种热度让自己怀念。

“你干什么!”希洙看着男人,再看眼前的公寓,不是自己熟悉的居民区的那种普通居民房。男人轻轻推希洙进门说:“欢迎我们的男二主人回家。”希洙没有印象,却也没有离开,转过身抓着男人就问:“你是谁?”男人垂下眼说:“希洙,我是你的恋人……”“名字,我问你名字。”“韩子君。”朴希洙松开了手说:“你就是啊,医生说,是你是你救了我。”

“是那个叫韩子君的救了你。”

金正贤张口说着,却没有违背自己的心,那时希洙喊着子君,他还是爱子君的。

“医生?”韩子君抱过希洙说:“回来吧。”“嗯。”

书店的老板是一个有些白发的老头,但是却很懂得抓现代人爱看什么书,老头探出头看了眼希洙说:“那孩子是你恋人吧。”朴希洙点了一下头,笑得很甜蜜。老头叹了口气说:“你知道你的故事吗?”“爷爷知道?”“我知道些。”希洙跟着老头走到里间的图书室,他从书架上搬下一坨书说:“看吧。”朴希洙不知道,倒底看还是不看,他现在事实很幸福。

“回来了,今天做了糖醋小排。”“嗯。”希洙和子君相拥,然后互相亲吻脸颊后,坐在一起吃饭,似乎和以前一样,只是希洙的眼中多了一丝清冷。子君和希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希洙突然说:“当年离开我,你后悔吗?”韩子君的手颤抖了一下说:“嗯,可惜时光倒流,我依旧会走。”“哦,你不用紧张,吃饭吧。”韩子君轻声的问:“你还会和以前一样吗?离开我?”“不会。”朴希洙吃着饭,依旧开始淡笑,子君会心一笑,以后的日子,我们好好过。

朴希洙打开房门,冷冷清清,自己走进厨房随便找点吃的填肚子,然后像昨天一样看着天花板开始发呆,一个星期前的一切像是梦,却真实的让他害怕。今年他的头发也有些苍白,样子也不再风华绝伦,算了算,也过了大半辈子。“咳咳,子君我感冒了,有感冒药吗?”没有人回答他,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在灯光的照射下,异样晶莹。希洙微微缩紧了身子,夜晚是那么漫长。

“子君,我回来了。”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晚饭,却没有见到该见的人。“子君!”希洙又叫了几声,依旧没有得到答复,也许是出去买东西了吧。朴希洙这回没有逃,而韩子君亦没有离开,感觉就当年轻时的那些伤都不过是不存在的那般。“叮铃铃,叮铃铃。”“喂……”朴希洙微微收紧了瞳孔,慢慢开口说:“哦,我知道了……”“先生,我们希望你能节哀顺变,我们尽力了……”没有听见电话里那聒噪声音,手里的听筒从里手中滑落,在柜子边上晃荡。

朴希洙扯出一个微笑,说不出的喜悦……不,那是绝望的喜悦。“我不客气了。”轻轻合了下手,吃着依旧有温度的晚餐,泪水尽数一起咽进了肚子里。他放下手中的碗筷,拿过外套,就冲了出去。哪怕是冰冷的,他朴希洙也要带你回来。

“医生,那个,那个韩……韩子君呢?”“你是他家属吗?他在停尸房……先生!”没等医生再说什么,朴希洙冲到底楼,那冰冷的几个字让他无力的坐在地上,他的子君,昨天还抱着他把他当宝贝的子君,现在躺在那里面,让他到底怎么相信?

“是朴希洙先生吗?”朴希洙看着眼前的妇女,微微点了一下头。“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朴希洙勉强站了起来说:“怎么回事?”“是韩先生救了我,不然我早被……”妇女哭了起来,又说:“谁知道歹徒居然……。”希洙拍了拍妇女的肩说:“不怪你……”“你们是恋人吧。”恋人,是的,他们是恋人……朴希洙没有回答那个妇女的话,在护士的帮助下见了韩子君最后一面。他深爱的人冰冷的躺在那里,再也没力气拥抱他。

朴希洙觉得自己的天黑了。“子君!子君!……”

朴希洙手抱着韩子君最后留给他的东西走上了大厦的顶层,没有犹豫地跳了下去。身如飞燕,“希洙。”“子君。”子君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轻拉朴希洙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吻在朴希洙的额头说:“我们回家……”

“天呐!有人跳楼了!”

Ps:作者最后的话:遗恋,遗忘爱恋,却依旧缠绵,改变不了我爱你。他们没有分开,他们以后一直是幸福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