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家教】失忆城市(1218)

差不多完守售了……那个时候满脑子6918让我写1218真的头疼了好久,然后想出来的点子都被PASS……好虐……最后写了个SHEN ME GUI

失忆城市

文/光希遥

 

这座城市生病了,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生病了。

一、

“BOSS!!”

“罗马尼奥别管我!快去看一下恭弥怎么样了!”

“少罗嗦!我还没有这么弱……”

“恭弥!小心!恭弥!!”

 

 

 

揉着太阳穴金发男子睁开眼睛看到了天花板上“咯吱咯吱”转的十分缓慢的风扇。“哈……好热……”金发男子做了个深呼吸做起来,看了一眼床边桌上的方形闹钟,闹钟“滴答滴答”,时针指在了6点。距离上班的时间其实还有一个小时。金发男子转过头对着床对面的门开始发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想起来了,但是脑子却很空。什么也又想不起来。

算了……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吧。金发男子笑了笑后伸了个懒腰打算迎接新的一天。

金发男子叫做迪诺·加百罗涅。在一家小公司里面做销售管理(以下如果对销售管理认知错误请谅解)。现在住在一间租来的不到3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手头不算宽裕,但也不算紧,生活说起来还是蛮滋润的。

迪诺打好领带对着镜子里面自己依旧帅气的样子打上100分后露出了自认为非常耀眼的微笑后抬手看了一眼手边。“糟了!赶不上地铁了!”说着打开门冲了出去,在最后30秒挤进了地铁。一手夹着公文包。一手吊着手拉环,轻轻松了一口气。几乎每天都因为觉得自己太帅而错过地铁。所谓说,为什么这么帅却没有女朋友!简直太不科学了!迪诺想着是不是应该拿出五元给人家夜斗先生求个福的时候看到车窗外一个黑发是少年。

那是在迪诺家下一站的停靠站,少年的容颜迪诺没有看清楚,一下子就挤入了人潮。但是……迪诺却还是看的很清楚。总觉得空空的脑袋里面开始有了什么。却一闪而过什么也没有抓住。

 

这座城市生病了,迪诺经常跟到别人这么说,为什么生病了呢,却没能答得上来。别人笑他傻。他也就也笑一笑。可是……是真的生病了。

迪诺放下公文包后对着对面桌的新人笑着说:“阿纲,你每天都好早啊。”阿纲全名叫做泽田纲吉,是他的师弟,因为带他们了解公司的都是同一个人,所以迪诺总算很同情阿纲,不过仔细想想却也觉得阿纲很幸运,因为他们的师傅啊是个很厉害的家伙。总算获得销售额第一名。

“迪诺桑,早安。”纲吉露出汗汗的笑容,站起来打招呼的时候顺手打饭了桌上的咖啡。

“糟了!A公司的资料!”

“什么!快点把资料拿出来!”

迪诺想上前帮忙却不小心被地上的垃圾桶绊了一下一手就摸在了咖啡上把咖啡在文件上抹得的到处都是。

“啧,真是没用。”

迪诺耳边似乎想起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但是当迪诺环顾四周的时候根本没有声音的主人。大概是幻听吧,因为经常有人说自己没用的。

好在资料师傅有复制一份倒也没有闹出太大的麻烦,但是师傅本着,如果没有复制不就惨了的缘由,让迪诺跟纲吉今天内草拟出至少50个企划案。简直是人间地狱……

说起来迪诺的公司虽然不大,业绩却一直不错,大概是领带的指导方针很不错,比如迪诺可以一边悠闲的坐在女仆咖啡厅一边起草企划案。

“话说迪诺桑居然喜欢这种地方耶!”纲吉眼睛晶晶亮的看着周围穿着女仆装的萌妹子一边对迪诺说。迪诺喝了口咖啡对着笔记本一阵狂打后说:“因为这个店很安静。”

纲吉把视线拉回来迪诺的身上后说:“话说你知道这次要销售的产品吗?”

“不是……马自达新的那辆车吗?”

“完全不是!话说这个不是已经决定用我的企划案了吗?”

“不早说……”迪诺按下删除键后对上纲吉的眼睛说:“那这次的是什么?”

“是这个……”

纲吉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个黄色的小挂架。仔细一看黄色的小挂架是一直胖墩墩的小鸟。

迪诺上下打量了一下后说:“原来是云豆啊。”

“迪诺桑为什么会知道名字?我们都没有跟迪诺桑提起过这件事情啊。”

所以说这个城市生病了。迪诺桑盯着黄色小鸟的挂件,无奈的笑了。

 

这种城市生病了,有一块少了。却少的很自然。

迪诺跟纲吉在最后的一个小时内把50份企划案交给了师傅。师傅拍了拍迪诺跟纲吉的肩说他们真是可塑人才!完全是公司未来的希望!

虽然用脑过度的想回去睡觉,却依旧没有忘记去超市买上一些小鱼打算带到家附近那边的小公园。那边迪诺养了一只猫。没错。他养在了了公园里面。因为租的房间完全不让养宠物。其实仔细想想也不算养,哪天那只猫不在了。迪诺也只能任由他不在。那……是他的自由。

“小黑~”迪诺弯着腰亲昵的呼唤着叫着普通名字的黑猫。小黑并没有照常出现在迪诺的脚边,迪诺发现公园躺椅的脚边出现了吃剩下来的鱼干……谁过来喂过小猫。空荡荡的脑袋里面出现了一个黑发是少年,说起来这是他觉得城市生病以来第一次出现在脑海里里面觉得跟这件事情有关的身影。

只是黑发。马路上随便都抓一把的黑发而已。

迪诺放下小鱼后对着吃剩下的鱼干发愣。其实什么也没想什么,脑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哦……先生?”迪诺听到有人叫自己的,站起来回头一看,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萌妹子,萌妹子手上抱着迪诺养的猫,这么说来,喂小黑吃东西的是这个萌妹子。迪诺笑着伸手摸了摸小黑的头说:“你还真是只小色猫。”

“这是先生的猫吗?”

“不,不算是……”

“那这样我是不是可以带回家?”

“小黑的话……大概不行……他啊很自由……”似乎通过小黑传达了对另外谁的意志。

“先生……”

迪诺猛的反应过来撤回手后说:“那么,以后小黑就拜托你了……”话还没说完,小黑挣脱了萌妹子的双臂,跑到了公园深处。萌妹子惋惜着说:“看来,他啊……完全不想离开先生你呢。”迪诺“呵呵”笑了起来说:“大概吧。”

二、

“你……真的要去?”

“要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迪诺……你以为我是谁?”

“恭弥……”

“答应你,我会回来。”

 

 

 

依旧是同样的天花板,一样旋转缓慢的风扇,依旧是有些燥热的空气。有谁要回来吗?迪诺盯着风扇发呆,却不知道是谁要回来。当他有记忆开始,他就是在这张床上,收到了公司的聚餐的通知,手机里面没有任何人的电话。就连自己的名字也是从塞进门缝里面催房租的纸上面知道的。

迪诺其实应该怀疑这样的时刻。可是他却没有。听公司的人说他感冒了,请了两天的假,大概是睡糊涂了。也许是这样子。他不迟疑的可以走到公司,在走回家。完全没有不方便,也没有奇怪的地方。邻居在遇到的时候会微笑的打招呼。

虽然不管怎么想,都没有以前的记忆。

迪诺又在最后几秒坐上了地铁。不同于以前,他在家的下一站的时候很注意地铁停下来的时间。

果然!那个黑发的少年。迪诺夹紧公文包想要从人群里面挤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地铁里面特别挤,迪诺挤到门口张大嘴巴,似乎想叫出那个名字,却卡在了喉咙里面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地铁的门关上,地铁飞速的将迪诺带离了站台。

下来地铁,迪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试着发出了“啊”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不能说话了呢,迪诺松了一口气。

刚才是要叫他的名字吧。他的名字……是什么?

“迪诺!”纲吉的手从背后抡了上去。

“好痛……阿纲,你今天好晚。”

“恩?”纲吉“嘿嘿”的笑着,因为刚才在车站碰到了老朋友而已。

“我说……阿纲……”

看着迪诺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纲吉凑近迪诺说:“有什么就说好了。”

“我觉得……这个城市生病了。”

“哈哈哈~为什么这么说?”

“总觉得少了什么……”纲吉听迪诺说完突然停止了笑声,伸直了手臂,摸了摸迪诺的头说:“走吧,要迟到了。”

 

其实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失忆了这个问题,但是周围没有违和感而觉得自己没有失忆。

倒不如说根本不想思考是不是自己失忆了那个层面。

“啊……迪诺,阿纲。我有件事情想跟你们说。”师傅叫住打算去休息室的迪诺跟阿纲说:“我打算明天让你们跟我一起去云豆这个商品的公司去协商一下。”迪诺跟纲吉都非常的高兴,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跟顾客协商事情,怎么想都很有意思。

迪诺回答家里后,想到这件事情就兴奋的睡不着,恨不得可以拨快时钟。最终还是败于疲劳,进入了梦乡。

梦境慢慢变得清晰,是一所中学的天台,天台上有一个少年,黑色的短发随着风摇曳着。

“跳马,你在这里做什么?咬杀!”

突然梦境转化,红灯酒绿中黑发的男子的脸微微泛红,眼底似乎还可以看到点点泪光。

“迪诺,你在摸哪里!咬……咬杀你哟!”

所有的一切突然被大火烧毁,血色的周围是那个男人伸向自己的手,以及自己却伸不出手握紧他的手……

“迪诺……嗯……迪……”

迪诺喘着粗气从床上坐了起来轻声的念叨了句:恭弥。迪诺感受到放在身前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刚才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为什么!!明明那么清楚,可是想不起来。

“恭弥。”恭弥?是谁?

“恭弥,恭弥……哈恩……恭弥……”声音渐渐变得哽咽,迪诺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很疼,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哭了。只是没办法停下来,积累太久了那样。

迪诺第二天给自己带上了眼镜,因为昨天晚上哭的时间太长结果眼镜肿的很厉害。说起来,居然哭了这么久,简直不像自己的作为。恭弥……对自己很重要吗?不对……这是自己地方事情啊,为什么自己会不知道?

那是迪诺第一次思考自己失忆这件事情的。

“嘛,等会工作结束后去医院看看好了。虽然不一定查得出来吧。”

迪诺穿戴整齐后上了比平时更早的一班地铁,他要逮到那个黑色头发的少年。说起来,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迪诺其实不知道,只是做了就会知道什么一样。

果然很好认。迪诺等人群散了跑到黑发少年背后一把拉住少年的手腕,少年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迪诺。等一下,这货是谁?一个大叔穿这样真的好吗?迪诺松开手,黑发大叔说着浓厚的大阪话:“有什么事情吗?”“不,没什么。”

迪诺目送大叔离开之后环顾了车站的四周,发现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自己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多余的人,不存在的人一般。

“我说……”迪诺转过身看到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

“找我有事情吗?”

“啊?”

迪诺抬起头看到眼前站着一个黑色头发的男子,眉目间都是如此熟悉。

“恭……恭弥……”

“哎,我不就最近比较忙,没去找你吗?说起来你下午你们公司还要到我们公司协商关于新产品的事情。很期待你的表现。迪诺。”

 

就像是认识了很久一般的交谈,就像是早知道他是恭弥一般,一切都太过自然了。明明直到昨天,都没有这个叫做恭弥的男人,就这样突然出现了。这个城市到底是得了什么样的病?一切就像是在说谎一般,弥补一个个谎言在作出自己的努力。

“按我们下去见。”

迪诺一把拉住打算离开的黑发男子的手说:“恭弥?”迪诺想叫出他的全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黑发男子似乎知道迪诺在思考什么说:“云雀恭弥……你的……恋人。”

最终云雀还是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恋人?这是自迪诺开始有记忆的第三周以来第一次出现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也是迪诺第一次觉得这些自然的有些令自己反胃。

“呵呵……哈哈哈……”迪诺站在人潮中任由自己狂笑。没有关系,大家都会觉得这一切很自然,完全不奇怪。

纲吉一把把咖啡杯子用力的放在桌子上不耐烦的说:“啊啊……原来一次协商居然这么麻烦。”纲吉看到迪诺依旧一眼不眨的看着电脑,完全不理会自己后,终于忍不住问:“迪诺桑,你到底这么了?”

“啊?”迪诺推了推眼镜后说:“没什么,只是很在意下午的协商。”

“哎?这样吗?”

纲吉凑近迪诺后说:“据说协商的那位是个大美人耶。你有听说过吗?公司里面都传开了,很多女士都想代替我们去你知道吗?”

“恩……”迪诺想了想早上碰到的云雀后说:“的确很漂亮。”

“啊?你知道?”

“早上碰到他了,恭弥他跟我说:很期待你的表现。真是不算可爱的。”

“哎?!你居然认识他!”

迪诺低下头摇了摇头说:“不,我不认识他。”

三、

“我说,恭弥……你是不是可以改口。”

“怎么?跳马这个称呼你不满意吗?咬杀!”

“不不,跳马总觉得我们……离得好远。”

“迪……算了!这种事你在在意就咬杀你!”

 

 

 

迪诺在协商的时候强压着自己内心的不适感,完美的展现了公司可以提供的最好的利益,云雀一手支着头听迪诺说完后微笑着给他鼓掌,目光却没有柔和下来。像只狐狸。

“我看就这样好了。”

迪诺结束完协商后跟师傅还有纲吉道别后,打算去医院看一下。该治疗这座城市的病了。

“哟。”

“云雀先生。”

“现在明明可以叫我名字不是吗?迪诺。”云雀靠在大厦的转角上说。迪诺撇过头说:“我想我跟云雀先生还没有这么熟悉。我根本不解的云雀先生什么。”

“呵,明明以前自然数的靠过来。”云雀不爽的轻声喃喃自语

“我说,可以喝一杯吗?我稍微有些问题想问一下云雀先生。”

云雀坐在迪诺的对面啜了一口咖啡问:“于是?”迪诺搅拌着咖啡说:“我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你,不记得关于我的一切。父母是谁,朋友是谁,只是平平淡淡的上班下班。平庸的简直只是个设定。”

“不好吗?”

“啊?你刚才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啧……所以你想说你失忆了吗?迪诺,这种游戏一点都不好玩。真是不适合你。难道是骸教你的吗?你向平时一样粘上来不就好了?我啊最多只是咬杀你而已。”云雀用手放在脖子下面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迪诺“呵呵”笑了起来说:“恭弥~你根本舍不得我的。”迪诺轻声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

咬杀吗?他啊,的确会真的做出来吧。他……是谁?

云雀发现迪诺似乎在发呆“啧”了一声说:“你最近老年痴呆了吗?发呆时间好长。”迪诺回过神看着云雀说:“因为……在思考很多事情。”

思考?这么说其实不适合。迪诺的大脑中总是一片空白,看不到过去也无法思考未来。迪诺只是一直在挖掘,试着从空白的一片中挖掘些东西出来。

“我来告诉你这一切如何?”

 

我来告诉你这一切如何?迪诺内心不住的欣喜,就像希望了很久一般。迪诺不懂声色,云雀也只是再次啜了一口冷掉的咖啡说:“但是……你愿意相信?”

愿意不愿意已经不是选择了,迪诺只能选择愿意相信。

“你有需要欺骗我的理由吗?不是我的恋人吗?恭弥。”

“真是令人讨厌啊,迪诺,居然在这种时候说出不是恋人吗,这样的话。”云雀虽然不爽,但是其实很高兴迪诺说出不是恋人吗,这样的话。

“你,叫迪诺·加百罗涅……”

迪诺的父母都远在意大利,就说他的本身就是一个纯正的意大利人,在这边其实是留学后留下来实习而已。跟云雀是在大学认识的,云雀当时比他小两岁。迪诺一直自然熟的贴上去,一来二往迪诺就跟云雀告白了。云雀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迪诺因为云雀就彻底留在了日本。云雀是财团的公子,所以他们的事情没有公开。一个月也不能像恋人一样亲热几次……

“等一下,云……恭弥。那种其实不说也没关系。”

云雀收声,后说:“去你家吧。”

迪诺点了点头就带着云雀回到了自己不大的房间。

云雀一进门熟门熟路的打开冰箱拿出了啤酒放在了桌子上。桌子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迪诺出门前把昨天梦到的事情记下来的内容,云雀悄悄把它揉成了一团后丢进了垃圾桶。迪诺把茶水端过去的时候发现了桌子上的啤酒有些无奈的又把茶水端了回去后说:“桌子上的纸条呢?”

“啊?什么纸条?写了什么?”

“我不记得了。只是觉得很重要……大概是我记错了。”

云雀暗暗松了一口气后说:“来!不庆祝我们三周不见面吗?”说着卡开了啤酒的拉环。迪诺也许是受环境的影响居然附和着说:“对~三周不见了。”

呐,恭弥……我好想你。

迪诺停顿了一下。明明不是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吗?没有仔细考虑,迪诺一口气灌了三大口的啤酒。却没能阻止泪水混着啤酒流进了自己的嘴里。

恭弥……我好想你……

四、

“你生日想要什么吗?”

“我最想要恭弥了!”

“啧,咬杀!”

“好痛!可是对于我来说,恭弥是最重要的啊。”

“对于我来说并盛中学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呢?”

“食草动物而已。”

 

 

 

迪诺感觉自己的手臂很重,试着动了一下,却发现没办法动弹。“迪诺……”啥?!

迪诺做起来一下子抽出了自己的手,云雀一头撞在了地上。云雀极度不爽的把啤酒罐子丢在了迪诺的脸上。“痛死了!”

“恭弥,还以为你会用浮萍拐!”

“什么?”云雀立马反应过来说:“那个东西……我现在又不中二怎么可能用?”

“啊……哦……好像梦到我们以前了。”迪诺摸了摸被啤酒罐子砸到的鼻子说。

迪诺开始怀疑了。但是却不知道可疑的地方是什么。

“今天你们公司放假吧。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说不定你可以想起点什么。”云雀用勺子将鸡蛋跟米饭搅在一起后吃了下去。目光是不是瞥了一眼昨天扔进垃圾桶的纸条。迪诺用勺子把鸡蛋跟米饭分开只吃了鸡蛋部分说:“可以的。”

“喂,不吃米饭是会饿的,笨蛋。”

云雀带迪诺来到了所谓的母校。走在安静的校园中迪诺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眷恋熟悉的感觉,一切都是陌生的

“任何,想起什么了吗?比如这个地方是我们初次遇到的地方。虽然我是不记得,不过你一直提我也就记住了。”

“啊……恭弥……其实我每天早上都能记起一些东西,但是晚上却又会忘记了。”

这座城市的病,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因为……这里是……失忆城市啊,迪诺。”

迪诺睁大的眼睛看着看不清神情的云雀说出失忆城市这个称呼。如果是真的,那么……一切……一切都的骗人的。云雀欺骗了自己,纲吉欺骗了自己,城市所有人都欺骗了自己。只有他自己不理解像个傻瓜。可是也许他们也都又是无辜的。因为他们也在这座城市里面失忆了。

云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我开玩笑的,迪诺,你居然信了。”

“恭弥才是呢,以前不是根本不会开这种玩笑的吗?”

对啊,以前。

以前的恭弥话很少,不会开玩笑,不会搅碎鸡蛋跟饭一起吃,为什么都忘记了呢?为什么?

“迪诺,你在想什么?”

“啊,不……我不知道。”脑海中又是一片空白。

迪诺跟云雀在城市里面兜兜转转了一天后,回到迪诺家里,云雀没有进去,站在玄关说:“今天我就先回去了。等我手头的工作做完再见面吧。”迪诺“哦”了一声,没有表现的多舍不得。

云雀无奈的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真是冷漠呢,迪诺。”云雀拉住迪诺的手说:“可以在我走之前吻我吗?”“恭弥,你怎么了?”迪诺转过身看着云雀,云雀咬了一下唇拉近迪诺就亲了上次然后再耳边说:“差不多该醒了,迪诺。”

说着云雀退出了玄关消失在了楼梯尽头。迪诺想追出去,却迈不开步子。迪诺突然空白的脑子里面出现了很多东西,彭格列,黑手党,风纪财团……以及云雀恭弥。

 

“迪诺!”“BOSS!”“迪诺桑!”

迪诺皱了一下眉,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reborn拿着枪正指着自己说:“迪诺,欢迎回来。”

“reborn……这个欢迎可真是……额痛痛痛。”迪诺试着捉起来看到纲吉他们全部都在除了云雀,担心的问:“恭弥呢?”纲吉表情立马出卖了云雀现在的情况。迪诺拔掉输液管说:“告诉我恭弥在哪里。”

山本按住起身的迪诺说:“冷静一下,恭弥他暂时还没有醒,但是你可以放心,恭弥他没有问题。”狱寺烦躁的揉乱了头发说:“云雀那小子命硬着呢!”

迪诺记得他们是在清剿叛变的时候因为对方顽固的抵抗收了很重的伤,记不太清楚是怎么被纲吉他们救了。

迪诺见山本力气小力点黄埔挣脱山本冲出病房后抓住护士就问云雀恭弥在哪里,reborn黑着一张脸一脚揣在了迪诺的头上说:“跟我来。”

 

后记

“你居然放他走了。”

“恩,因为玩腻了。”

“确定吗?我觉得你明明很不舍得。”

“因为我代替不了云雀。因为我喜欢他。”

“真是不像你的作为。”

“呵呵,因为迪诺长的很帅啊,我被吸引了而已。喜欢一个人看他痛苦,还不如送他回他的恭弥身边算了。”

“云雀……”

“阿纲……开始新的游戏吧。”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