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漫改】爱执

酷爱看漫画!当年因为广播剧所以改了一部分……结果坑了


第一话

原作:《爱执》

作者:水名濑雅良

改编:光希遥


“我的心里只爱你一个。”

“我也对你……”

羽地捏着遥控器看着最新一集的《小时代》听到这边的时候按下了关机后走近卧室,叹了口气的将自己所有的重量压在了床上。

“台词根本就不搭……”

羽地馨是一名在日本传统饭店打工是少年,说起来,这家伙除了长得有点样子之外,貌似没有什么特长。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是一个工作认真的好少年。

“让您久等了。”羽地微笑放下手中的啤酒,然后听到另一边的客人说:“不好意思,这边追加中杯两杯。”

“好的!马上来。”

老板切着手中的牛肉对着正要出去的羽地说:“羽地,时间差不多了,你可以下班了哟。”羽地回过头露出一个微笑说:“好的!我带客人入座后就下班。”

正在这个时候店里突然吵闹了起来。

“呃……他是谁?”

“模特儿?”

“好帅哦~”

店里的女性一边喝着啤酒低声讨论着门口的男人,羽地急忙走过去说:“欢迎光临,让你久等了,请问有几……位……”羽地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用左手微微摘下墨镜,为了让羽地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脸。也为了更加清楚的看到羽地。

“找到你了。”

羽地倒吸了一口气后,瞳孔也因为惊讶而收缩了起来。

“安良……”

为什么安良垣会在这里?羽地内心这么问着,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怔怔的站在原地。

安良垣缓缓开口说:“好久不见。打工差不多快下班了吧。”

“为何你知道……”羽地还没有问完就听见边上的女性有一个突然说:“那个人像不像演员安良垣呀?”

边上的人立马附和起来说:“真的耶~”“是本人吗?”“安良垣在这里?!”

羽地突然觉得不妙转过头看着那些女性。而安良垣似乎也有点不耐烦的说:“赶快去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啊?!”羽地不解的看着安良垣的背影环起手抓紧了自己的手臂。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安良垣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还是在羽地高中的时候,安良垣那个时候就开始做模特儿了,是一个很耀眼的存在,而羽地则是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他的身边。

“今天早上……”羽地趴在天台的栏杆上,风把他的头发吹的有些凌乱,羽地有些心不在焉的说:“有女的开车送你来吧。”

安良垣很淡然的说:“你看到了?”

“那么名贵的车子当然很耀眼。流言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羽地有些无奈的这么说着。安良垣点了支烟有些不耐烦的说:“毕竟她直到早上都不肯离开我。只好让她用车子送我来学校了。”

羽地转过头脸颊微微有点泛红的些许不解的看着安良垣,“什么直到早上……”

安良垣带着玩笑的口气问道:“馨,该不会你……还是处男?”“啥?!”羽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脸颊更红了。安良垣继续进一步的问:“别说你连接吻也没做过。”羽地没有说话,低下头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同学。

安良垣靠近羽地略低下头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羽地说:“看来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了。”

“少罗嗦!!我和女人一个换过一个的你不同!”羽地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大声斥责了安良垣。

安良垣将手慢慢靠向羽地说:“是对方自己送上门来的。”这么说着一把抓过羽地头脑勺的头发,强行让羽地面对自己,轻轻贴上了羽地的唇。羽地睁大了双眼感觉灵活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面游荡了一下,安良垣就离开了羽地,羽地顿时觉得无地自容的时候安良垣抽了一口烟说:“如何?”平淡的口气听不出有任何的波澜。“接吻的滋味怎么样。”

羽地红着脸,不自然的说:“都是香烟的臭味。”

那个时候……

羽地就喜欢上安良垣了。

可是……

打从高中毕业开始,羽地便刻意不和他取得联络,这两年也习惯没有安良垣的生活了,虽然偶尔会在电视或杂志上面见到他……但是羽地总是会体会到,他是自己伸手不可及的……遥远的存在。羽地就这么打算忘记他。

羽地把工作服挂进衣柜。将衣服整理的非常整洁。轻轻关上柜子的们。轻声喃咛:“为什么现在……”

现在出现在他的眼前。

羽地一脸心事的走到员工出口,老板跟羽地打了个招呼,羽地出于礼貌的回了一句“辛苦了”,但是心里却想着安良垣是不是真的还在等他。这么想着就不由的叹气。

羽地一开门就看到那个耀眼的安良垣站在门口,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叫他:“馨。”

羽地看着车外的夜景,不着声色的说:“你想去哪里?”安良垣开着车,直到羽地看了他一眼,他才缓缓开口说:“安静的地方。刚刚的店不是没办法好好聊。”

他现在成了受欢迎的演员……

羽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说:“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打工的地方。”

“高中的同级生不是有个叫林田的家伙?”

“……有。”

“这段时间,我偶尔会跟那家伙联络,也得知他曾经在大学里面见过你,从那边大厅即可马上知道你的下落。”

羽地不解的看了一眼安良垣后说:“你……在找我?”

“你不是把手机号码给换了?连老家也搬家,害我和你失去联系。”

安良垣这么安静的诉说着。羽地内心却像打翻了调料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表情简直就像要哭出来一样。

我不想跟你联络。

是我想远离安良垣。

打算彼此永不相见。

羽地内心这么想着,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一直在等你主动联络。”安良垣的表情有点失落。“但是无消无息。”

哎……他想和我见面……吗?

在等红灯的时候安良垣停下车不满的瞪了一眼羽地,有些生气的说着:“为什么不肯联络我?”羽地无奈的看了一眼安良玉后转头看着窗外,车也重新行驶了起来。“你生气了……”

安良垣从以前变相当一人注目,根本没有人想离开他。

安良垣皱了一下眉头说:“这是当然的。我可是满肚子的火。”

所以……

羽地有些不爽的沉下了脸。

他只是对突然消失的我感到不悦而已。并非真的希望见到我。

车停在一幢高级公寓面前,羽地被安良垣拉着上了楼,羽地站在门口说:“这里是……”

“我住的公寓。”安良垣回过头认真的看着羽地说:“因为我想和馨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安良玉的公寓看简洁,似乎在说明主人基本不再的讯息一般,羽地坐在了对着落地窗的沙发上,安良垣到了一杯咖啡端给了羽地,羽地看着安良垣帅气的脸,就感觉心跳又漏了半拍。安良垣发现羽地看着他发呆轻声叫了一声羽地的名字,羽地立马反应过来双手接过咖啡,有些咬到舌头的说了声谢谢。

安良垣坐到羽地的边上,羽地看着手里的咖啡里面自己的倒影说:“你想聊什么?”

“能不能把你从我面前消失的原因说出来?”

羽地放下咖啡,拘谨的坐在一边说:“之前不是说过,我和继父的关系不是很好,我们也曾为了大学的事情争吵……入学后还发生了不少事情。在这期间,安良垣仁以演员身份获得成功,身为平凡大学生的我更不方便和你联络。我不想被人认为,在你出名之后刻意取得联络……”

羽地叹了口气,但是那些理由听起来就像再说别人一样,能够让安良垣信服吗?

安良垣突然一把抓住羽地的手臂不爽的说:“所以说,你更不应该从我面前消失了吧?”羽地不安的望着安良垣,从他的脸上看到的只有因为愤怒而没有温度的脸。羽地立马补充着的说:“但是,我经常在电视等媒体上……”这么说着吗安良垣也松开了手,羽地揉了一下有些疼的手臂继续说:“看着安良垣的活跃。”

就算不要想看,也会看到。

羽地瞥了一眼安良垣,感觉他的表情开始缓和,继而继续说:“先前的的《小时代》的收视率不也是很高?明明演大反派却很受欢迎呢。”

“原来你会看着我呀。”这么说着的安良垣会心的嘴角勾起了了一抹微笑。羽地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说:“那么,我差不多该回去了。”羽地用最平常的语气继续说着,就真的像是很久不见的朋友,就像把什么都抹杀了。

“明天也是一大早就有课。隔这么久还能见面真是太好了。虽然工作很忙碌,但请你记得保重身体,好好加油……”

“喂!”

羽地装作没有听到安良垣的声音,立马打断他说:“安良垣。老实说,我从来没想过,你会四处找我。”羽地想着安良垣有担心自己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谢谢你,我很很高兴。”

安良垣用力吸了一口烟后摁在了烟灰缸里说:“高兴?”羽地不解的看着安良垣,安良垣抬起头后又有些不爽的说:“馨,你刚刚没听到我说什么话?”

“啊?!”

安良垣一把拉过羽地将他压在了沙发跟茶几之间的地板上,将脸靠近羽地说:“我说我生气了吧。”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舔了一下羽地的脖子后亲到了羽地的嘴巴上。

羽地抓紧安良垣的手臂然后开始挣扎起来。安良垣依旧舔着羽地的脖子。

“住手……”

安良垣不屑的笑了一声说:“要我住手?”

安良垣看着羽地因为欲望而开始变红的双颊说:“你以前不是很老实的让我拥抱吗?”

安良垣一把拉开羽地的T恤一口咬上去说:“还是在没见到我的这段期间,你把身体给了其他男人?”“好痛!!”

羽地微微喘着气说:“那种事情……跟安良垣一点关系也没……有……”

安良垣皱了一下眉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身下的羽地一把撩起了羽地的衣服搓捏着羽地的胸前,还一边舔咬着羽地的脖子,让羽地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随着皮带被解开的声音,安良垣摸了进去,羽地颤抖着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的呻吟传出来。“啊!!”突然羽地感觉一阵湿热,安良垣正在用自己的嘴舔舐着羽地,羽地伸手双手推着安良玉的双肩说着“不要”“住手”这样的词语。

“你说谎。”安良垣抬起头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后说:“假如真的不要,你就试着拼死抵抗吧。”

羽地红着双颊,感觉泪水从自己的眼眶里滑落了下来,承受着安良垣继续在自己双腿间的挑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甩到了一边,羽地感觉后庭一阵刺痛后喘着气瞥了一眼安良垣,安良垣正舔着十指。“哈啊……嗯……”

羽地的眼中饱含着泪水,更是说不清楚的深情。

没错,羽地并不是讨厌。相反的是想让安良垣拥抱。

羽地张开双手抱着安良垣承受着一轮一轮的抽动。然后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吻。

安良垣皱着眉头,渐渐开始温柔的对待羽地。

其实羽地一天都有没有忘记过安良垣。,还有他喜欢安良垣,就算安良垣不喜欢羽地也一样的喜欢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