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家教】回礼(6918,DRRR背景)

shen me gui !!这个应该是哪一年骸生日的时候写的。

 云雀已经撑着头发呆快一个小时了,直到泽田推开门走进去。“那个云雀前辈……”泽田看了一眼发呆的云雀有点不太适应的又加了一声:“云雀前辈。”云雀目光瞬间冷冽:“谁让你出现在这里的。”一边说一边拿起一边的浮萍拐。“等……等……等一下云雀前辈!请不要咬杀我!”云雀放下拐子说:“呐,有什么事情吗?”泽田“哎”了一声说:“明天是骸的生日,所以想请云雀前辈一起去……啊啊……如果你不想来没关系,真的。”“明天了吗?”“哎?”泽田有些不解的看着云雀有接近发呆的目光说:“云……云雀前辈。”云雀与泽田擦肩而过离开了办公室。

虽然不想,但还是准备礼物吧。单纯只是回礼而以。

池袋还是如同往日一样热闹,各种颜色的人走在路上,你不知道在他们中多少DOLLARS成员,但是似乎很多的样子。云雀记得以前收到加入DOLLARS信息的时候冷笑了一下,根据た的情报网,头领是一个中学生。不过他却依然同意加入了DOLLARS,和泽田一样让他等待些许期待。

经过露西亚寿司店,门口的俄罗斯人依旧说着奇怪的日语带着客人,“哟!云雀君要进来吃寿司吗?今天特惠哟。”云雀摇了摇头。寿司这种东西不能称之为礼物,山本也会做寿司,而且做的非常好,云雀无视了赛门离开了露西亚寿司店。

与小情侣擦肩而过的时候似乎听见女的说:“诚二,昨天的鲜花很喜欢。”被称为诚二的人说:“你喜欢就好。”

云雀在书店门口停了下来,原来是门田在向自己打招呼。云雀点了点头,狩泽绘和游马崎立马注意到了云雀。狩泽绘大力挥动着手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是云雀听不清楚。

六道骸看起来并不像一个会看书的人(误!云雀君!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认为。)书应该不是好礼物,狱寺的话倒不错。在云雀思考的时候狩泽绘已经拉着门田和游马崎出来书店说:“云雀君在为明天骸君的礼物做准备吗?”云雀“哼”了一下说:“回礼。”说着摆了摆手离开了书店。

狩泽绘很激动的拉着游马崎说:“看吧!看吧!小云酱和小骸是真爱吧!”门田不由叹了口气说:“去露西亚,渡草发短信说他请客。”“奥耶~”

“我们去搭讪吧~看看谁魅力最大哟!指不定是杏里酱哟~痛……”帝人伸出手拉了一把纪田说:“纪田还好吧。啊……云雀君。”纪田抖了一下向杏里背后一躲说:“云雀君请不要咬杀我!”云雀“哼”了一声突然想到什么对帝人低声说:“黄巾贼最近会有一些大行动针对DOLLARS。”帝人“哎”了一声说:“谢谢~云雀君。”帝人微微一笑说:“如果是临也先生才不会这么好心。”

云雀“哼”了一声离开了来良三人组。好心?说不上。只是如果找上自己那就是麻烦的事情。

“I~ZA~YA~!”一声怒吼,云雀忍不住滑下一滴冷汗,今天选错日子了。“啊~静雄……”一旁的汤姆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只好退到一边长冬菇。自动贩卖机低空滑过云雀的头发。当静雄的垃圾桶再次抛过来的时候,云雀出脚T飞了他,他现在很忙。

“谢谢哟~☆小恭恭(日语应该是きょうちゃん)~下次想要什么情报我会免费给你哟~じゃあ~☆小静~。”“别跑!死跳蚤!”云雀很讨厌临也,不仅因为他叫自己小恭恭,而且同样身为情报收集处这一点。情报是用来利于家族保护家族的云雀一直这么想,但是临也不是,他喜欢用情报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你的情报我才不稀罕!云雀内心补上一句话。

池袋有名的执事咖啡厅门口的青年优雅的鞠了身说:“波酱,要来一杯咖啡吗?”云雀看了一下时间不早了,礼物却没有选出来,算了还是下次来喝咖啡吧。“不用了,谢谢。”“那走好。波酱。”青年有礼貌的欠了欠身。

上次六道骸扮演过执事,不得不说很适合他。

最终云雀走到了池袋西口公园。他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池袋的传说无头骑士经过公园然后绕回来把车停到了云雀面前。PDA递到了云雀面前:“怎么了?”云雀太有看了一眼赛尔提说:“啊,赛尔提啊。”赛尔提就这云雀坐下来说:“你脸色不太好,云雀。”云雀向后一靠说:“骸要过生日了。”赛尔提激动的打着PDA放到云雀面前:“难道!难道!是为了送什么给骸头疼?”云雀推开PDA强调说:“是回礼。”赛尔提再次把PDA放到云雀面前:“于是你想到了吗?”云雀摇了摇头说:“完全没有头绪。”

“骸送你什么?你可以参考一下。”“浮萍拐。”“啊~好特别的礼物,那你送他三叉戟怎么样?”云雀揉了揉太阳穴看到折原九琉璃和折原舞流他们两个经过调皮的跟自己打招呼。云雀缓缓开口说:“骸他可以天天换新,这就是幻术。”云雀突然很有兴趣的问赛尔提说:“呐,新罗会送你什么?”虽然看不到赛尔提的表情,却可以感受到赛尔提一定是脸红红的不知所措。云雀浅浅一笑说:“不回答没关系。”“是很色的衣服。”“啊果然是变态的新罗。”

在赛尔提爆发前云雀补上一句:“开玩笑。”

“啊!可恶!又让临也逃走了!下次一定杀死他……哟~赛尔提,云雀。”静雄打了个招呼靠在椅子一边说:“云雀,你下次再打扰我和临也,我一定丢个贩卖机打扰你和骸。”真是有仇必报啊……静雄君。

静雄点了一根烟说:“说吧,你今天这一脸苦瓜脸是怎么回事。”有苦瓜吗?云雀忍不住吐槽静雄单细胞生物的敏感(云雀……你吐槽了……居然被我写吐槽了!)。赛尔提把PDA递到静雄面前。“云雀再为送骸什么礼物头疼。”静雄“哎”了一声说:“真了不起,考虑直接把自己送给他。”浮萍拐抵着静雄的脖子说:“再说一次。”静雄是个怪物,临也一直闯进自己的宅子这么说。云雀上次跟他打过一次也理解了这句话,浮萍拐伤不了他几分。不知道X BURNER可不可以……

静雄投降了说:“呐,有想法吗?”

云雀回到原位说:“你生日他送你什么。”静雄“啧”了一声似乎很不爽的想起了什么说:“几个混混让我打打出气。最后把自己给我吃了,虽然是我找上门的。”静雄看着云雀一脸我就知道,等下!为什么赛尔提也给人这种感觉。

“那你送什么了?”云雀再次开口。静雄掐了烟说:“去他家吃了他。”等下静雄!这个不是送他的礼物吧!静雄抬气头说:“我是给了他杀我的机会,不是礼物吗?”

云雀低头浅笑,静雄果然是讨人厌,单细胞却什么事情都那么温柔。

赛尔提想到什么把PDA递到云雀面前:“公园左边有一家店,据说东西不错。”云雀点了一下头说:“那我去看看。”云雀起身拍了拍西服离开了。

“啧,云雀和骸真是各种别扭。”

“个人觉得你们更加变态。”

“恩~呵呵。”静雄笑了笑说:“我去趟新宿。”

“客人有什么需要吗?”云雀看着穿着女仆的少女说:“随便看看。”“请便。”

其实一进店里的时候云雀看中了放在一边柜子上的皮制手套。云雀拿起手套说:“这个,包起来。”“好的,先生。”

云雀看着手中买的礼物神情有些复杂。自己果然草食动物了。抬头看了一眼池袋的天空。夕阳西下,但是高楼林立看不到什么。明天……骸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