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Free recollect!01(真遥)【FREE!】

  水是有生命的,当你轻轻划开水面的时候就可以感受到他的流动……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感受那种感觉了吧。

  黑发男子从水里冒出头,喘了几口气靠在浴缸里面看着手掌里面不停渗漏下去的水,淡然的表情看不见一丝生气。 

  “抱歉!我来晚了!”叶月渚扶着膝盖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对坐在车站里面的龙崎怜道歉。龙崎怜看着叶月渚不由叹了口气说:“算了,反正已经在一起好几年,多少已经习惯了。”叶月渚一下子上前抱住龙崎怜说:“好久不见,小怜!”“小字还是不要加上去了。”

   “所以你真的跟小萌月说你出差了吗。”龙崎怜偏过头轻声“嗯”了一声,叶月渚“哎”了一声后说:“差劲!小怜真是差劲的男人!小萌月嫁给你实在太可怜了。”“喂!渚!你这个白痴!”

   叶月渚在一幢居民住房前停住了脚步说:“呐,小怜。你说小遥看到我们会不会激动!毕竟小遥从岩鸢高中也毕业到现在过了8年了呢。”龙崎怜吞了一口口水按下了门铃,但是没有人应接。叶月渚凑过去说:“小遥不在吗?”叶月渚不开心的靠在门上说:“这么早来逮小遥的说。”

  “啊对了!”龙崎怜绕道后面然后对着跟在后面的叶月渚说:“真琴前辈不是说,遥前辈总算一早泡在浴缸里面,所以听不到铃声吗,说他每次都是这边进去的……嗯……打……不……开……”

  正在这个时候门刷的打开了,由于惯性龙崎怜跟叶月渚都摔倒在地,七濑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说:“你们是谁?”

  叶月渚第一个反应过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小遥是我是我,渚哟。”然后用手指指着刚站起来还摸着后脑勺的龙崎怜说:“这个是小怜哟。”七濑遥似乎思考了好久然后说:“啊……渚,怜?进来吧,我在做青花鱼你们要吃吗?还有,下次别后门进来……再说那门已经修好好几年了。”

  七濑遥,曾经是在高中游泳比赛中以自由泳出名了的,现在在一家大的酒店做掌厨。几乎已经快4年没有游泳过了。

  叶月渚,毕业了三年,至今还是靠在游乐场打工为主。

  龙崎怜,由于运算精确大学毕业后就在母校担任教授了,去年的时候跟在大学交往了4年的女朋友萌月结婚了。

  “结婚……”七濑遥盯着龙崎怜看了很久后说:“这样的渣男好在哪里。”叶月渚哈哈哈哈的笑起来说:“如果说好男人的话,应该是小真琴对吧!”七濑遥表情稍微有点变后像转移话题一下说:“你们这次回来干什么?”叶月渚“嘿嘿”笑起来后从包里摸出一张海报说:“蹬蹬~全名东京游泳接力大赛!所以小遥,我们一起去参加比赛吧!”

  “不去。”

  “小遥……”

  龙崎怜发现气氛不对立马说:“啊啊……我想去笹部教练的俱乐部去看看!”“不用去了。”七濑遥看着窗外说:“去年的时候拆掉建立了一个大型的超市。”

  “好不容易想回来游泳的说。”龙崎怜不由叹了口气。叶月渚一把拍在龙崎怜背上说:“我想我知道去哪里。小遥一起来吧!”“不,我……那个……”最后还是被拉走了的七濑遥。

  站在岩鸢高中的墙壁下面,叶月渚一把抓住突起的石块爬了上去后说:“太棒了!游泳池还在而且超级干净耶!”龙崎怜跟七濑遥跟在叶月渚的后面跳下围墙。

  七濑遥看着眼前的游泳池从来不知道他是这么的宽广,清风下还泛着波纹,眼睛根本没办法从那一片水域挪开目光。水……七濑遥的目光中也是一汪水。似乎已经跟游泳池融为了一体。

  叶月渚用手肘捅了一下七濑遥说:“小遥果然很好懂呢,小遥要下去游一下吗?”“不。我要回去了。”叶月渚没有想到七濑遥会这么说立马冲过去抱住七濑遥说:“小遥去游吧!去游吗~”龙崎怜看着游泳池后也要七濑遥的耳边说着:“可以去游吗?可以去吗?”非常烦人。七濑遥最后被这两个人打败了说:“那就去游吧。”说着解开了裤子的拉链……果然还和以前一样穿着泳裤呢。叶月主拿出自己的泳裤解开自己的皮带。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叶月渚停下自己手头的工作看着对方,然后听到身后“噗通”落水的声音,七濑遥还是这么我行我素呢。

  “你们是谁,不知道学校是禁止外人进入的吗?”叶月渚盯着对方看都让对方感到不好意思了的时候说:“啊!是小GOU!”“不是GUO是KUO!”叶月渚呵呵笑起来说:“果然是小江呢。”松冈江再次盯着叶月渚看了半天后说:“莫非是渚?”“嗯w是我。”松冈江有看向叶月渚边上的龙崎怜后感觉鼻子一酸一步冲上去抱住了他们两个后哽咽着说好久不见。

  松冈江擦掉眼泪后说:“那个,刚才跳下去的是……”说到这里松冈江走到泳池边上说:“遥前辈!”七濑遥冒出头后左右甩了一下吧头上的水甩干后说:“江。”

“这么说,小江现在是在岩鸢高中做老师吗?好厉害!”叶月渚喝了两大口自己前面的水说:“天天老师也已经成为了教导主任吗?跟她真的不相称的职位呢。”松冈江翻开手机说:“啊,哥哥说他跟宗介在巡逻不能过来。”龙崎怜用吸管搅了搅后说:“明明凛君这么努力想成为游泳选手称霸世界的说,结果……”

  在有才能的人长大后都会变成普通人呢。

  被子中的冰块咣当一声,七濑遥看着窗外人来人往。也不知道对另外三个人的对话听进去了多少,直到松冈江问:“真琴前辈,你们还有联系吗?当年比赛结束后突然离开,多少到现在还是不能释怀呢。”“恩……小遥,你跟真琴那时候怎么了?”叶月渚问七濑遥,七濑遥低下头似乎想起了那一日的一切,就像还发生在昨天。

  “真琴?”橘真琴一掌拍在了七濑遥背后的墙上低着头看近在咫尺的七濑遥说:“遥……我……”七濑遥伸出手摸了摸橘真琴的头说:“高中最后的比赛结束了呢,你做的很好。”

  七濑遥那个时候已经不记得该如何思考了,到处都是橘真琴的味道,无法呼吸。两个人的味道融合在一起从嘴角滑落。燥热,想要更多,却不知道想要什么的感觉。直到橘真琴松开七濑遥后奔跑离开的身影。那是七濑遥对橘真琴最后的印象。

  现在七濑遥还是想不明白,只有那个时候的触感8年了依然明朗。

  “我也……想知道。”叶月渚,松冈江听到七濑遥这么说便也不追问下去了。“真琴……如果能来参加接力赛就好了。”

   七濑遥将自己全身的重力甩在了床上。

  “真琴……”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