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西方夜谭之十字架下的灵魂(上)(阳夜)

清晨鸟儿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看起来总带着一种宁静的感觉。梵蒂冈的人们也渐渐开始新的一天。
“啊~好困啊”叶月阳打了一个哈欠双手插在兜里大大咧咧的走在梵蒂冈教廷内。
“叶月神父!”
阳看着跑过来的人说:“怎么了?”
“xx镇前几天猎捕吸血鬼出事了。教堂的神父也失踪了。教宗让你去现场看一下。”阳揉了揉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脖子说:“才不要去……那么偏僻的小镇。”
“叶月神父……你别让我为难啊。”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的飞机。”
“下午1点。”
“那到时候见。”

阳到处逛了逛这个小教堂,开会没花十分钟,然后出来后对边上的人说:“你们居然对签契约的动手了啊?把以前人们的努力当做是什么?”阳顺手把手里的纸一把拍在对方胸口说:“重新派个神父吧。这里没什么好查的。回去吧。”阳再次回头看了看这个小教堂后摇了摇头。
“为了吸血鬼嘛?真是白痴。”

“夜……”夜吓了一跳,然后回过头看着隼说:“隼桑……”隼坐到棺材边上说:“你终于醒过来了啊。真是好晚呀。”隼摸了摸夜的头说:“肚子饿么?”夜看着隼说:“隼桑,我在沉睡的时候一直在想一直在想。我想要离开这里,离开隼桑的身边,去外面看看。”
“不行……夜的话不行的哟。”
“因为我很弱小么?”
“不是的!因为夜……”隼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后说:“我知道了,但是要随时和我保持联系听到没有!”
“谢谢,隼桑。”

阳非常不喜欢一早有人打扰他,非常不耐烦的打开房门。敲门的人吧手里的文件交给他之后很快就逃走了。阳打开文件大概看了看。穿好衣服后坐着飞机又转了一会车到了翁布里亚大区的一个小镇上。镇靠着山,听说养羊也养猪,但是最近丢了很多找到的时候都是干扁的,当地教会就向梵蒂冈上报了这件事。
阳下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虽然应该先去和教会的打个招呼,但是阳并不喜欢这种礼仪,然后往山上走。果然山上的血气味很重啊。
“啊嗯……”
突然森林里跑出了一只绵羊,阳往后退了一步说:“吓我一跳。”阳往羊跑出来的地方看了一眼,有个黑头发的小家伙正躲在里面。阳拨开树叶,冰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都是恐惧。又瘦又小,皮肤惨白,营养不良的感觉。
阳伸手想去摸一下他的头,被他狠狠咬住了手指。咬了一会就松开了。阳看着手指上的印记,果然是吸血鬼啊。
“喂,你叫什么名字?”
“……”
“没有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吧!”阳看了看天空说:“叫月怎么样?”
“夜……”
一个微小的声音从对面那里传了过来。阳靠近他问:“什么?”对方向后退了一步,全身都在颤抖。阳拎起脖子里面的十字架说:“很害怕么?”没有得到回答,但是阳心里也有数了,然后把十字架塞进了衣服后说:“名字……我还没听见呢。”对方一下子站起来躲到不远处的树后面说:“夜……我的名字。”然后就消失在黑夜里。
“夜?真是适合这个名字呢。”

“叶月神父,你到了可是没看到你我们都很担心……”
“我就到处逛逛而已。话说……最近有外来人员么?”
阳脱下外套坐到沙发里问本地的神父。本地的神父打开文件后说:“最近大概有5个人。”
“夜……有这个名字么?”
“有……长月夜。他这么说的。”回复完阳他立马问:“难道是这个人干的?”阳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刚才碰到而已。有点好奇罢了。”阳说完就拿起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夜摸了摸肚子,好饿……夜想起那个红头发的人,大概梵蒂冈的人查过来了,果然早点离开这里好了。夜收拾好东西打算明天一早有车了就走。
结果一早就被撞开了门。
“长月夜先生么?”阳看着夜然后说:“要来梵蒂冈教廷工作么?”
“……”夜愣愣的看着阳。阳笑着说:“那么我们先一起去解决山上的吸血鬼吧。长月修士。”
夜跟着阳来到了山上,阳停下脚步后说:“我叫叶月阳,叫我叶月神父。”
“为什么。”
“声音太小了!以后你可士要跟着我的耶!声音大了才能让别人听你的!”
“为什么!”
阳摸了摸夜的头说:“乖孩子。”阳一把抱起夜举在半空中说:“因为夜,小小的一只,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要保护夜呢。还是孩子么?”夜一动都不敢动,虽然阳把十字架放在衣服里面,可是还是非常让他害怕。
“我成年了……”
阳放下夜说:“哎~对了,吸血鬼是不是有个契约?”阳想了想说:“定一下看看行么?”夜摇了摇头说:“如果人类反悔会死的很惨。”阳坐到树下说:“夜那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会反悔。”阳想了一下说:“对哦,对于我来说喂养吸血鬼是天主不容的事情呢……”阳自说自话的陷入的沉思。
夜看了看周围。结果阳却突然开口说:“不要逃跑哟,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算了,还是定契约吧!”
阳拉过夜让夜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后撩起夜的额头就往夜的额头上画十字架。阳看了看手心,真的留下了“V”字,阳抱住夜的腰扯开夜的领子,夜的胸口赫然浮现了“YOU”。“真的会有。”阳低头亲吻了一下夜胸口的名字说:“总觉得,你是属于我的呢,夜……”

阳把黑色的衣服递给夜说:“修士穿这个,对了这个手套给你有了这个你摸十字架也不会有事的。你试试。”夜带好手套慢慢摸了摸十字架,虽然有些微热但是很温暖。
“十字架我不用戴么?”
“夜没办法戴不是么?所以没事的,不是非要戴的。”阳摸了摸夜的头说:“好了,我们出发回梵蒂冈。”
夜站在车外面不知道要不要去,得告诉隼才行吧。
“夜……”
梵蒂冈教廷……又去无回了吧。

[注意:下篇是屎。]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