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西方夜谭之讨厌的人和喜欢的人(下)(春始)

春环顾了四周后大概确定的人数说:“大晚上的有什么事情找我么?”春向前慢慢走了两步后说:“这么晚了,大家也早点歇息吧。”
话音刚落下,银制的小道就从耳边飞了过去。银器对春有杀伤力这一点,春自己也非常讨厌,隼这家伙只怕太阳,定了契约后简直天下无敌。春拿出手枪对着暗处就是一枪。
春走近看了看银器的图腾,果然是梵蒂冈的人啊。
春感觉胳膊一阵疼痛,一下子就被包围了。
(不擅长打斗戏……emmmm)
躲闪的时候春感觉自己的小腿被射中了银弹,春混到一个小巷子里。躲了起来,没过多久,由于打斗的声音太吵,很多平民都出来查看,梵蒂冈的人不得不罢手离开。
春不由叹了口气,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了家里。
春找出医药箱,拿小刀吧小腿里的子弹取出来后躺回了床上,感觉这个脚对半是要废了吧。拉出绷带随便给自己包扎了一下后低估了句,明天不能去找始了呢就睡了过去。

“希望你们幸福,天主会保佑你们的。”
始送办婚礼的人出去后,随便打扫了一下大堂。给自己做了点午餐吃过后,终于忍不住了。
“春那个小子居然没有来?亏我准备了早饭还有午饭!!”始随即一想:“不来……不是自己希望的么?”
始挠了挠头,真是烦死了。不过……真是不像春的做法呢。明明不管怎么赶都会笑嘻嘻的贴过来。
“始。”
“春……”
始回头发现谁有不在。始丢下没有洗的盘子穿上披风后对自己说:“只是担心契约,所以去找春而已。”

始坐着车来到了海的教堂,海正和隼靠在一起睡着了。画面十分的和祥。
“对不起。打扰了。”
“嗯?你是?”
“睦月始。”
海轻轻离开隼然后站起来对着始说:“睦月神父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么?”始思考了一下后才说:“春……春他来过么?”
“不可能会来这里的。春。”隼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懒散的靠着椅子说:“他又不喜欢海。怎么了?”
“春,今天没有过来吃饭。”
“很担心他么?”
“……”
隼看到始没有回答自己后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说:“应该在家里吧。不过,神父没办法过去哟。”
始拉住隼的衣服后说:“请带我一起去!拜托了!”隼的瞳色立马变成了红色后说:“为什么?你们要是找到了那种地方会进攻后杀了我们的。”始慢慢松开手后说:“春……春是我的吸血鬼。” 隼“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后说:“海,给他一套常服。穿着神父的衣服可是进不去的哟。”
最终始跟着隼来到吸血鬼的巢穴。
还没等隼进去,始已经冲进去到处找春了。
“春!春!”
“始的声音?”春动了动手。怎么可能。
“春!!!”春迷离的眼镜看到有人来到了他的床边后说:“始?我在做梦了么?”
隼跟在始的后面看着春后说:“我带他过来的,话说。这是怎么回事……都不跟我联系么?”
春轻笑一声后说:“手机被弄坏了,很抱歉……隼。”隼离开房间后始把医药箱拿过来重新帮春包扎伤口说:“你不是说,定了契约就不会被伤害的吗?”春将额头靠在始的肩膀说:“大概他们误会了吧。”春推开始然后说:“始,趁我还有点理智赶紧走……”春原来澄绿色的眼睛变成了红色,皱着眉头看着始。始撩起自己的衣服脱掉后抱住了春说:“没关系的。吃吧。”
春咬住始的脖子紧紧的抱着他,然后松开嘴后摸了摸始的脸,吻住了始的嘴。松开后抬起始的手又咬了上去。
“始啊……我的始啊。”
始轻轻推了推春。
“春……啊……不行了……快……嗯……停……停下……”
春推倒始后松开嘴然后一口又咬在了始的脖子处。始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思考问题了,头觉得晕乎乎的,眼皮也特别重。大概,撑不住了。
“春!”
隼一把拉起春,因为脚站不稳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也清醒了许多。
“你是想杀了他么?”
春看着床上的始,脸已经没有了血色就安静的躺在那里。春咬了一下牙。到底在做什么。隼蹲下身子看了看春的脚踝,虽然没有好,但是已经在愈合了,更别说别的地方的伤口了。隼用手弹了一下春的额头说:“好好照顾他,再敢多吸一口血,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教训你吧。”隼走到门口后说:“最近你最好留在这里。外面不太平的很。”
“隼,你呢?”
“我不能留海一个人在哪里。”

始觉得全身都使不上劲,眼皮也很重。“水……水……”春扶起始把手递到始的嘴边,始喝下水后看了一眼春问:“没事了么?”春点了点头把边上的盘子端过来说:“虽然做的不好吃,但是始要多吃点补充血才能。”始看了一眼盘子:菠菜、油菜、苋菜、西红柿。春把东西一点点喂给始,虽然输血的话可以让始快点恢复,可是……隼说外面现在不太平。
“春,我得回去教堂才行……”
“不行!我不能让始现在这样回去……我……我跟你去!”
春帮始穿好衣服后说:“始,我如果死了……你会不会难过?”春又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奇怪,笑了笑说:“虽然你不喜欢公主抱,不过现在也由不得你了吧!”一把抱起始后说:“晚上我给你做肝脏、肾脏、血、鱼、虾怎么样?”
“……那个,春你做的料理真的很难吃……”

春安顿好始之后就去帮始打扫大堂。看到地上的水晶饰品想起来昨天有人在这里结婚。
“真是羡慕啊。”
始每天都有在打扫真是一点灰都找不到。春跳下十字架后皱了一下眉头,脚还是不太灵活。春站起来看到大堂门口有几个梵蒂冈的人然后说:“你们几个……我说……为什么攻击我?”春扯了领子继续说:“我的胸口是有契约标记的,你们是不可以攻击我得。”
“你的契约是强行跟神父定下的,我们不承认这个契约。”
春甩下毛巾后说:“始都承认,你们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嗖”的一身,银制的小刀钉在了春身后的十字架上。春的瞳色立马变成了红色低声怒吼道:“你们居然连救世主的神像都敢动?知不知道每天始花多久来打扫这里。”春说着就拔出了胸口的抢对着对方就是一枪。
始听到大堂里非常的吵,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春那个家伙是想把教堂拆了吗?
始来到门口却看到春被三个梵蒂冈的人按在地上。
“什么……你们在干什么?”
银制的刀具一刀插在了春的左肩。“啊……可恶……”
始扶着门看着眼前的一幕,地上都是血,不远处有着梵蒂冈的人的尸体,春的左肩手掌都被狠狠的钉在了地上。快放开他……他和我定契约了,放开他……可是始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感觉眼眶湿湿的,跌坐在了地上。前方是自己从以前就深爱着的神像。
主啊,救救他……求你救救他……始闭上眼睛虔诚的向主祈求。可是耳边却还是春痛苦的声音。
始睁开眼睛,看到梵蒂冈的人正打算把剑插进春的胸口。
“不要……不要!!”
突然一阵无形的风把春身上的人都吹开了,银色的头发在阳光中闪闪发光。隼拔掉银制的刀具一把一把的丢向梵蒂冈的人背后的椅子上抱起春说:“怎么,定了契约都开猎捕了么?”隼红色的眼睛死死得盯着梵蒂冈的人说:“强行?你们有问过那个神父么就说强行,啊……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强行说我的契约者毁约了呢?”
隼站在窗台上高傲的看着他们。
“告诉你们新教宗,要是毁契约,我就屠杀整个梵蒂冈的人。”
海抱起门口的始便跟着隼一起离开了教堂。

海放在始后,看着隼怀里的春说:“他没事吧。”隼洁白的衣服上沾满了春的血,愈合能力这么慢这家伙会因为失血过多死掉的。而且,始完全没能力供血。
“啧。都说了外面不太平别跑出来了。”
隼放下春无奈的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塞到春的嘴里。
海接住往后倒的隼,隼收回自己的手后虽然自己非常想补血,但是只有海的话还是算了吧。
“隼,要血么?”
“海的话,我不想要。”
结果海却咬了自己的胳膊自己喝了一口自己的血,送到了隼的嘴里说:“那我喂你好了……”隼有些无语的看着海。
“你为什么这么希望我吸你的血。”
隼舔了舔海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隼靠着海说:“够了……我困了。”

隼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海不在身边。始握着春的手安静的坐在春的边上。
“隼桑,春……会死么?”
“看他能不能挺过去。”
始松开春的手转过身子看着隼说:“我刚才想了很久,我为什么要做神父。想要看到大家幸福吧。现在我不知道了……我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始整理了一下春的刘海说:“我不做了。神父什么的。”始停顿了一下看着窗外海教堂屋顶上的十字架说:“我现在也不是什么称职的神父。”
“你喜欢春么?那个……恋爱的心情么?”
“大概……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吧。”
隼靠着墙壁笑了起来。听起来真是羡慕啊。
“隼,始!吃饭了!”海围着围裙打开门说:“始,你赶紧过来吃点,春要是醒过来看见你身体糟糕的话,会杀了我的哟。”隼一把从背后抱住海说:“我会保护你的,没问题!”
始亲了亲春的手指说:“快点醒来,你不是说要给我做料理么?我等你。”
始放下春的手帮他盖好被子后说:“吃饭前要祷告!”
“哎,你不是说啊不做神父了么?”
“那也要祷告!感谢天主赐予我们的食物!”

始一直握着的春的手轻微的动了一下。
十指连心。亲吻的温度都传达到了。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