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西方夜谭之讨厌的人和喜欢的人(上)(春始)

“早上好~”
一早看到这个嬉皮笑脸的人,始下意识的把手里的扫把甩了出去后怒吼:“你再出现,我就把你丢进监狱里!!!”
事情要从前几天的一个晚上说起。
“‘红月’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是。好的,我会注意最近这边小镇的情况。好的,那我挂了。”始挂了电话后继续巡视小镇,听说魔王吸血鬼已经复活了,这边离魔王出现的地方很近,估计会有吸血鬼的出现吧。
“喂。”始看着眼前明黄色头发的人说:“先生不像本地人,有什么事情么?”来者拿起始的手咬了始的手指就往自己额头上画十字架。因为发生了非常突然,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直到看到手心里“V”的符号后说:“你是什么人?”
“吸血鬼哟,以及我们定下契约了哟,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吸血鬼了哟~”
“哈?”
对方指了指自己说:“我叫春,对了对了……你要是反悔的话。会24小时内暴毙,然后下火湖的哟~”
“哈?!!!!!”
连个同意都没有,还不许反悔???
这就是始第一次遇到春的事情了。
春安分的坐到饭桌前,始一边说着:“你真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么!”一边把早饭放到春的面前,自己在春的对面坐下。春拿起勺子却被始一把拍掉说:“先祷告!”
“我是吸血鬼耶……”这么说着却也像模像样的做起了祷告。
“……始,我不喜欢胡萝卜……”
“赶紧吃。不然……”始把一边的圣水放到了桌子上说:“把这个喝点……”
“是!”春不太情愿的把胡萝卜咽了下去。
吃过饭后,春各种姿势坐在大堂里,看着始打扰卫生说:“这个教堂可真是小啊。”
三排椅子大概能容纳下30个人,正前方是管理放着十字架个钉在上面的救世主,别的什么也没有,屋顶上画着耶稣与十二门徒。简单到连玛利亚都没有放。
“始,你这里都不会有人来吧……这么小。”
“真是遗憾,明天有人要过来结婚的哟。”
“哎,结婚么?”
始再次确认有没有把台面擦干净的时候春突然喊了一句。
“始。”
“什……唔……”
春松开始后说:“定了契约就跟结婚一样了呢~”
“你在干什么?!!!”
始看了一眼神像,又看了一眼春后说:“去死吧你!”
春不明白始在生气什么,觉得莫名其妙。结婚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么?
始调整好心情后站到十字架前口中默念着什么低下了头。
春凑过去问始:“你在干什么?”
“请求天主的原谅。”
“原谅什么?”
“春,神父是神职,不可以做这些事情的。亲……亲吻或者那种事。”
春学着始的样子也站到那边说:“天主,我主动的你可别怪始哦~所以快点原谅始吧。”

始把明天要结婚用的东西整理好了后,关上了大堂的门。春跟着始的后面说:“始,这个太阳要晒死我了。”
“事实,你根本不怕太阳。”
“确实,因为跟始定了契约……啊……我肚子饿了……食物呢?”
春跟着始来到始的寝室,始递出自己的左手后,右手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
“手啊?硬邦邦的我不喜欢耶!”
“那就不要吃了!”
“……那我去外面找个人吃一顿好了!神父的话不会介意……”
春看着从脸颊边飞过的银制刀具后说:“你差点杀了我哟……”
“原来这个对你有用啊……”始拉开抽屉说:“下次你可以再试试我的底线的,春。”春讪讪的笑了两声说:“真是可怕呢,始。”
始问春:“哪里?想要哪里?”
“脖子。”
始解开衣领处的扣子吧脖子和肩膀露出来说:“这样就可以了吧。”始看春没有反应后又叫了一声春。春应声倒在了地上,始赶紧跑过去赴死春说:“怎么了?”
“始……好H……”
“……”
始皱了皱眉头后看着春尴尬的微笑说:“不会吧……”一边说一遍瞥了一眼下面后拿起墙壁上的银器就划在春的胳膊上说:“变态!!!去死吧!!!”
“好痛!!!始……”
“赶紧滚。不然就杀掉你!”
看着始手里拿了一堆银器,春只能作罢的说:“好……那我明天再过来。”
“不要过来了!!你这个色狼!”

“好痛……”春看了一眼胳膊,银器虽然只是轻轻的划了一下,但是毕竟是银器,伤口修复非常的缓慢。
“哦呀,春,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被小猫咪抓了。”
隼点了点头后说:“啊。春。我等会整理下东西,我要搬到海那边去住了。”
春上前扯掉隼的衣服看到胸口的“KAI”后说:“你……定契约了?”隼笑着说:“对啊,恢复能力最快的方式不是么……”
“神父么?这个海?”
隼没有正面回答春,但是默认了。
“你这个家伙……随便谁都可以!为什么是神父??你都忘记了?”
“怎么可能……”
“……你……你这个家伙……就这么想死么?”
“闭嘴!”
“……”
春没有理隼转身就离开了。跑到始的教堂门口,却不知道怎么敲门。
“咚咚咚”。
始开门看到春一脸嫌弃,随即就发现了这个家伙表情不太对。
“进来吧。”
始给春倒了一杯水说:“怎么了?”
“跟家人吵架了”春把跟隼的事跟始讲了一下。始摸了摸春的头说:“你会不会太担心了?毕竟……我也是神父啊。”春一下子把始推在床上后,扯开始的睡衣就咬了上去。
“春……好痛……嗯……哈……”始想推开春,但是一点都使不上劲。
“嗯……春……快停下来……啊嗯……”
春松开始的啊脖子后舔了舔刚才咬过的地方后说:“始刚才下午弄伤的地方终于愈合了呢。”始捂着脖子瞪了一眼春。春耸了耸肩说:“我才喝了三口,别这么小气。”
始其实对于喂春并不会太在意,只是这家伙把自己按在床上有点,奇怪罢了。始整理好睡衣说:“你担心你家人的话……要不要去看一看改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
“哎!真是好办法!始走吧!”
“等一下!我为什么也要去……等一下我还没换衣服!”
于是始只好穿着睡衣跟春来到了海的教堂。
春放下始后静悄悄的来到大堂的窗口,彩窗的关系并不是很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始踢了一脚春,春吃疼的看着始。始动了动嘴表示下次再公主抱他,你就等着死吧。
结果春却拉过始的衣服亲了一下始的额头后,闯进了大堂。
“喂人类,你是想被我杀死,还是跟我定契约?”
始第一次看到春凶恶的吸血鬼的样子觉得非常好笑,但是只能憋着。感觉自己胃都憋疼了。
海看着春却十分淡定,看着十字架的方向说:“我有契约者。”
“那是想被我杀掉么?”
“我死了会没人保护他的。”
“啧,那你还想第三个选择???”春恶狠狠的看着海的时候觉得后脑勺被狠狠打了一掌后听见熟悉到吐的声音:“第三个选择就是你感觉给我道歉!春。”
海看到隼露出微笑后走过去说:“朋友么?”
“家人。”
春看着隼然后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说:“勉强算合格……始走了……”
始还在欣赏教堂说:“春,这里好漂亮……”
“走了!”
春拉着始,始跟着春的身后。一路没有话的回到了始的教堂。
春低声不高兴的说着,两个人黏糊糊的真是令人讨厌。
始拍了拍春的头说:“不早了快点睡吧。”
“始。”
“怎么了?”
“我们,做一次吧!”
“哈?”
“做✔爱✘啊!”
始反手就是一巴掌说:“给我出去!”一边说一边就把始推出了教堂。春被关在门外,咂了咂嘴。回去吧。
“始真是小气,做一下怎么了?天主又不会看到……”
春停下脚步后,摸紧了胸口的手枪……来者不善……

【下篇注意:有玻璃渣】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