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西方夜谭之复活的魔王(海隼)

【注意!!!!涉及一些教派的实际内容,如果有介意者不要翻阅。】

冷冷月光透过彩窗照到地面上,玛利亚在月色中朦胧。
“月亮变红了?”拿起胸前的十字架,做起了祷告,愿主保佑。
“嗑噔”大堂中的十字架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寻声望去,大堂的正前方依旧救世主的神像。
不……不是救世主……
“嗑噔”……握着的十字架依旧没有松手,红色的月光撒在地上,宛如绚烂的鲜花,每一步都是煎熬。
“啊!”神像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血红血红的眼睛向前拼命想要挣脱手掌的铁钉。
伸出手放在唇上清念:“天主我……”
眼前一黑就被咬住了脖子。月亮渐渐被云遮挡住,大堂里黑压压的一片,只听见了“咕咚咕咚咕咚”。

海推开门想换神父祷告,月色中银色的发丝在空气中浮动,血色的瞳孔渐渐变为了金绿色。
“真是美丽……”

十字架上的空空如也,死寂一般。人来人往似乎跟海也没什么关系。
“你好,文月海先生么?”
“是。”
来者递出文件说:“今天起你便是这座教堂的神父了。”海接过文件后说:“那个上面原来是什么?”来者互相窃窃私语后说:“先生不必在意。过几日我们会维修神像的。”
海回头看着原神父死去的地方,真是美丽的景色。

“真是难吃,没想到过了几个世纪,好吃的人都没有了么?”
“魔王大人太挑剔罢了。”
“听你叫我魔王大人还真是讨厌,春。”
对方推了推眼镜后说:“隼,大家都醒过来呢。不过折损也很严重,勉强能对抗,但是想压制有点困难啊。”
隼踢了一脚身边吸干的尸体,尸体由于重力坠落到一遍的坑里,坑里数不太清楚有多少的尸体。
春看着隼从皇坐上走下来说:“你这样频繁很快会被梵蒂冈的人抓住的。”隼在月色下银色的头发染上了些许繁星。并没有理会春直径飞出了窗户。
“这个人还真是乱来。”
春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泪说:“泪,那个找到契约者就不会被梵蒂冈的人捕捉的魔法还有用么?”泪摇了摇头说:“只有隼知道吧。毕竟是他施下的魔法。”

隼闲逛了一会,最后还是来到了钉自己的教堂。几个世纪前的场景他还记得,他想成为有名的教宗,把隼狠狠钉在在了十字架上,却一边还说着“我爱你,隼。”隼知道自己如果离开,吸血鬼一族将受到严重的虐杀,他便自我沉睡,不知道能影响多少人的施了沉睡的魔法。
那个男人先知道就应该杀了他。隼坐到大堂第一排椅子上,彩窗的影子投射在群的身上就像和彩窗融为了一体。
“这么晚了,你是怎么进来的。”隼听见后面的声音,看来大概下一顿就是这个人了吧。
“神父先生么?”
“……今天刚开始做神父,可能做的不太好。”
隼转过头看对方。海看着隼然后说:“你……这座神像上的人对吧。”海隔着过道坐到隼边上说:“很漂亮,月光下的你,明明在弑杀前神父,可是……我觉得很漂亮,纯白色的。”
“喂,我可是……吸血鬼。”
海听到对方这句话后说:“我第一次看到吸血鬼,虽然文献里很多里提到。”海看了一眼十字架问:“为什么被钉在这里。”隼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说:“你真是烦人,别对我刨根究底。害我食欲都没有了……”
“饿了的话,要吃么?”
隼看着海“噗嗤”一声说:“我还不到饥不择食。”

“喂春,这家伙最近没有大量捕食人类了。”春放下手里的酒杯说:“大概是吃够了吧,隼以前吃东西不是很优雅的,养了很多人供血不是么。”泪想了想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而隼现在的内心却是,真是恶心……那个神父真是让人不舒服。

结果隼还是浪荡到了这座教堂,最近梵蒂冈开始行动了,抓捕吸血鬼了,虽然说定契约的约束力还在,但是……自己能力的减弱导致约束力也很弱。
“喂!”隼反应过来看着小跑到自己面前的人,一把抓住自己的手拉进了教堂说:“最近很多修士在抓你们,你怎么就这么晃出来了?”
“你不怕我?”
“最多被你吃掉,啊那也应该很美……你。”
啊这个人果然很恶心。隼找了个地方坐下,这里是这家伙的寝室吧。
海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后翻了翻递给隼说:“十四世纪的时候……这里是你吧。”隼推开书说:“为什么对我这么有兴趣?作为神父私自藏吸血鬼?”海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说:“因为……你很漂亮。”海的手轻轻摸了摸隼的脸,冰冷的……
隼下意识往后退了点。
海收回手说:“我叫文月海,你呢?”
“隼。”
海看着隼说:“连名字都很美。”
“我说!”隼金绿色的眼睛瞬间变红后一把推海到墙壁说:“你真的很恶心……”
“我啊,想被隼你吸血。”
隼松开海……回复了自己的瞳色后说:“你们天主教的都会说谎。”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海摸了摸被隼摸过的地方,原来他也有体温的么?

隼晃了晃被子里面的溶液后还是没有喝,不是说不饿,只是感觉跟心烦。
“隼,你看到泪了么?”
春嚼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糖问隼,隼想了一会才说:“他说要去梵蒂冈……然后我同意了……”
“什么????”
隼突然反应过来说:“这家伙我去带回来。”春拉住隼说:“算了,泪又不弱,估计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吧。”春松开手后说:“比起这个,隼,你最近没有好好进食吧?你不快点恢复可不行的哟。”
“啰嗦!”
说着就飞出了窗台。
隼来到大堂,躺在椅子上,大概在这里呆了好几个世纪。还是这个地方让人安心。慢慢就睡了过去。

海惯例一早打开大堂的门祷告,却发现隼在椅子上睡着了。这个人真的好漂亮。海就像着了魔一样,左手支走椅背慢慢靠近了隼,轻轻留下了一个吻。
海突然一惊,自己在这种神圣的地方做什么?海看着斑驳的十字架,果然不适合做神父呢。
隼揉了揉头坐起来看着海突然说:“居然在这种地方睡着了,还真是不怕死呢我。”
“你睡吧,我啊会保护隼的。”
“噗,喂你要不要跟我定契约?”
话音刚落,海就听见有人在呼唤他,赶紧让隼到后面躲起来。
“文月神父,我们来维修十字架的。”来者跟海互相点了点头便开始工作。
“这座教堂还真是冷清呢?别的教堂这个点应该都坐满的吧?就神父一个人么?”
“嗯,发生了‘红月’镇上的人都去隔壁镇上祷告了。”
“真是可惜呢。这里的彩窗真是漂亮,玛利亚也很动人。”
来者指了指彩窗说:“听说几个世纪前,这个教堂是当时的教宗亲手建立的,那时候他还是个修士。这里放着没有救世主的十字架。”
海看着被拆下来的十字架说:“后来呢?”
“后来啊,发生了一件事情,不过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了。”
来者看着新立好的神像说:“好了,那我们先走了。”
隼看他们走了后出来说:“居然没有被好好记录下来啊。”隼打量着新的神像说:“我以前也是被伪装成这样的么?海。”
海似乎没有听见隼的声音,隼只好靠近海又叫了一声。
海吓了一跳说:“隼,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早吃早饭么?”
“好啊。”

海跟隼坐到简陋的厨房里吃了一天的第一顿后隼又问海:“要定契约么?”
“契约?”
“嘛,总归就是定了契约我能早点恢复能力。”隼漫不经心的说:“对于你来说没什么太大损失,就是提供点血液当我的伙食就行了。”
“听起来你的利益比较大。”
“是的哟,不用担心被你们屠杀这一点我们就已经利益很大了。”
海放下勺子说:“能保护你的话,可以定契约。”
人类要是反悔的话,一天内必死还会下火湖。所以那个人,以为自己会一步登天,可笑。
这些话隼没有说。
“要怎么做。”
隼撩起自己的刘海说:“你用你的血在这里画一个十字架就好了。”
海咬破自己的手后在隼的额头画了一个十字架,瞬间消失在隼的额头,海的手心也出现了一个类似于“V”字。隼拉过海的手舔掉了海手指上的血说:“真好吃。”
海解开衣领说:“还需要么?”隼别过头说:“不需要,不是吃过早饭了。”
隼拿起早饭的碗丢到水槽里说:“哪有人天天追着吸血鬼让他吸血的?你还真是奇怪。”
海扣好扣子后,也把碗收拾好丢进了水槽后,开始洗起来,隼坐在原来的位置看着海。海洗好了碗后,拉过凳子坐到隼身边说:“可能……我喜欢上你了。”
因为契约的关系海的心情直接传达给了隼……隼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紧张的站起来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晚饭要给你准备么?”
“昂……”
“隼,你喜欢吃什么?”
“不喜欢蔬菜!”
海看着隼消失的背影,好了准备下午的工作吧。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