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如果我们能成为番2(春始ABO)

【作者的话:前一篇是海隼的ABO。具体属性看那篇。这是第二章~荤菜有点多。没想到吧!我更新了!最后真的别推荐!谢谢!!】
“嗯……嗯……啊……阳……不行……”
“夜你小声点就行了,而且……夜也很兴奋呢。”夜趴在切菜台上说:“有……有人会……”
阳按住夜的腰说:“大家都睡了……我快了哈!”
始起来打算是喝点水,结果发现房间里没水才来厨房的,没想到新来的成员胆子这么大?始觉得自己有个地方十分的不友好,不过毕竟看了那么一场怎么可能会友好!
始挠了挠头打算回去好好冷静一下。
奇怪这里味道好像有点甜。
霜月隼么?
始轻轻扣了扣隼的房门,隼迷离的声音穿了出来:“海,门没有锁快进来!”好像不是在叫自己啊,始推开门进去里面的人就开始说:“住得有点远,我打算给你打电话的……没想到海你……你是……”隼停下来看着眼前的人说:“睦月始?”
这个给人完全是阿尔法气场的人,现在衬衫扣子解开,若影若现的点,红晕的脸,始一把就把这人压在自己的身下说:“做一次吧,隼。” “放开我……”隼瞪了一眼始,始松开隼说:“我不会随便来的,不进去就可以了吧,又不会怀孕……”
隼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说:“怎么。黑组的人都是这么随便的么?”始想了想,确实刚才的话听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说:“互相解决一下吧。隼……应该也很难过吧。”始伸手碰了碰隼的。隼一下子涨红了脸低声说:“就一次……”
始轻轻退下隼的衬衫后靠近舌头在隼的?打转,隼咽下Shenyang的声音,左手按在了始的头上说:“不用这么做也没事!”始松开隼的胸前去解隼的睡裤。“喂,你也帮我脱啊。”
隼“啧”了一声,便也去解始的。
始握住隼的手抓住自己和他的放在一起后说:“隼……”隼别过头动了起来。隼觉得自己后面很痒,但是又不好意思跟始说,毕竟这个人说了,不会进去了。始抱起隼把隼放到自己盘着的大腿上说:“别停下来。”说着就把手指伸了进去说:“这边需要吧。”
“你说了不会进来!”
“所以我用手指。”
“嗯……哈……”
“这里么?”
始低头又开始亲吻隼,隼空余的手为了支撑身体搂住了始的脖子。
身体一阵颤动,隼把头靠着始的肩膀说:“可以了吧。”始抱起隼,隼惊讶的问:“喂!你要干什么!!”始撇了一眼隼说:“去厕所洗一下吧。”
“你这个人真是……”
“怎么,迷上我了?”
隼被戳到要点,别开了目光说:“怎么可能!”

始帮隼捏好被子后亲了亲隼的额头说:“晚安。”隼看着始问:“每个人你都是这样的么?”始拉住门把手的手停下来后说:“怎么可能……”说着就开门走了出去。
始刚出门就听见边上有人说:“终于结束了么?怎么样,爽吧?”始回头看到春看着门口昏暗的环境下看不清楚春的表情。始想去拉春的手,可是春却一把甩开说:“真恶心……”
“……”始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看着春转身离开。

始整理了一下手里的文件说:“人齐了我就开始开会了。”“春桑没有来耶……”始当然早就发现了,不过估计这家伙不会来的吧。
“不用等他了。”始把手上的东西发给大家后说:“从驱开始第一个发售专辑,轮下来。”葵看了一眼自己的说:“我是最后一个,总觉得最后一个好有压力。”驱紧紧顶着表格后一下子站起来说:“不幸啊!!!!居然是第一个,我不行的不行的不行的不行的……”
“驱很棒的没关系!”葵安抚着驱。

隼打着哈欠遇到开完早会的始一把冲上去抱住始说:“早上好,始。”
“早上好。”
非常平常的一句话。隼使起坏心眼偷偷咬了一口其实的耳朵,始却也只是轻轻推了一下这个人。啊始果然很温柔啊。
“好痛。”
“早上好,始。”
“哦!早上好海。”
海领着隼的领子后说:“如果做了什么,我替这个人道歉。”始摆了摆手说:“没什么的。”刚打算和这两个年龄相仿的人好好聊聊天,突然月城找到了始说:“始,过来一下。”

“什么?春要退出VIV???”月城点了点头示意始别那么激动,坐下来再谈。
“始,你知道为什么么?”
“啊……不知道。”
该不会因为自己吧?春因为私事这样,还真是不像话!
“月城桑,我去找春谈谈。”月城把春的申请书递给始说:“那就拜托了。”

始拿着申请书站在春的门口正打算敲门,门自己打开了,春看着始,始也看着春。
“进来吧。”
始坐到书桌前后说:“我是不是很让你讨厌。”春手支着头没有回复始。始把月城给自己的申请书推到春的面前说:“你是为什么加入VIV?如果因为我……不是太可惜了么?”春拿过申请书撕掉后丢进垃圾桶说:“你不想我退出?”
“我希望VIV是完整的,这是我作为队长要去守护的东西。”
春点了点头后说:“行,把衣服脱掉。”
“哈?”
“让我做我就不退出。”

跟春认识那么久,第一次这样坦诚相对。始倒有些不好意思,春看着始然后让始自己去床上躺下说:“很抱歉,我不做下面的。”
始看着春没有动。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那么始你的这个守护的东西也不过……”
“我去!”
始躺下来后,春支着手看着始,果然……这样有点太过分了呢。
“噗呲……抱歉始……我有点忍不住了。”
始奇怪的看着春。春坐起来看着躺着的始说:“我是有点生气,你和隼的事情,但是确实我没什么理解可以生气,想激怒你的,可是你却这样配合……”
始坐起来一把抱住春后说:“可以生气,春可以生气!因为春喜欢着我。”
“啊……是啊。那又怎么样?”
始掰过春的头说:“我也喜欢你的话呢?”说着亲了一下春。春回吻始慢慢放平了两个人。
“不过我不做下面那个是真的。”
始第一次被人服务,以前都是他服务别人,怎么说好呢,春亲吻过的地方,痒痒的,但是又酥酥麻麻的。始其实还蛮享受这种感觉的。
突然有个冰冷的东西推向自己的后面,始坐起来看着春。春的手指上有一些粘稠的液体。
“背过去,我先给你扩张一下,不然你可能要去医院的。”始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虽然有疑问还是转了过去。春抚摸着始的脊背说:“我可是研究了很久,要怎么让阿尔法来接受的哟。”说个又加了一根进去。始感觉春一只在动自己的某个地方,感觉全身和通电了,忍不住发出声音来。
“啊……哈……嗯……春……够……够了。”始抓紧枕头说:“进来吧,没事的。”
春抽出手指后,把自己的抵住说:“虽然很想看始的表情,不过第一次还是背后吧,始也会轻松一点。”
“嗯……哈……啊啊……春……我……一直都好喜欢你。”春明显停顿了一下后继续。
“听说,阿尔法咬欧米咖的脖子的话,会成为番。我说……贝塔可以么?”
“那就……嗯……哈……哈……让一次吧……春……”

春对着镜子看了看后颈,始这是报复吧。咬的可真重!感觉都要青了。
“那就是留不下来番印的吧。”始擦了擦自己的头,春接过毛巾帮始开始擦了起来。“那还真是遗憾呢。”始抓住春的手说:“那我会一直咬的哟,直到我们成为番为止。”
“听起来好痛呀,始。”

“呐,春……能让我上一次么?”
“不能。”
【ABO都写完了!感谢收看!】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