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狐说(春始)

听说山上有个仙人,不不山上的不是仙人,是只妖狐。妖狐么?那也是仙人的一种吧。仙,那是狐仙,你看着山上的,善魅惑,夺取精气,怎么看都不像狐仙,怕是野狐。
从小就听闻山上有狐妖,然而谁都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就祖祖辈辈穿下来的,越传越离奇罢了。有胆大的上去过,也都下来说山上雾气缭绕没走多远就分不清东西南北,哪里还管什么狐妖,走不走的出去都是问题。有人说,是狐妖作怪。也有人说,不过山雾过大传成了狐妖的谎话。
“春少爷,山雾太大我们赶紧回去吧。”春好像着了魔一般说:“我再前面看看。”管家拉住还在往里面走的春说:“少爷你今天怎么跟着了道似的,非要再往里面走,赶紧跟小的回去吧。”
春却突然挣脱管家的手一溜烟就跑进了迷雾里。
“少爷!!!少爷!!!!”
春拨开树叶,眼前的一幕大概终身难忘,一个窈窕的男子正在泉水中沐浴,乌黑的长发拖在水里四散开来就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手在白皙的皮肤上游走,水顺着光滑的皮肤又回归到了泉水中。
“咯哒”一声,春不小心把树枝踩断了,就感觉一阵风吹的自己睁不开眼睛。春勉强睁开眼睛就看到男子已经穿好衣服在泉的对面看着他。十分清雅的衣服,紫色和白色相得益彰。
春赶紧收敛了一下自己露骨的目光,重新看男子,黑色的兽耳,还有黑色的尾巴,显然不是人类,大概是传说中的狐妖了吧。
“你是,狐妖么?”
“……”男子看了一眼春,没有回答。脚尖点着水面轻轻的晃荡,脚踝处的铃铛叮铃作响。
“喂,我问你呢。”
“他们还真是自作主张呢。”男子停下脚尖的动作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春。你呢?”
“始。这座山的起始的始。”始说着站起来拨开树叶转身打算离去时微微转过头说:“春,赶紧回去吧。今天看到的,都要忘记哟。”
“等一下!”春向前追了几步踏到了泉水中问:“你是狐妖么?”
始没有转过头就像没有听见春的问题,消失在了树林之间。

“快起来!!春!!”
真是烦人的声音,春睁开眼睛一看,咦,是自己的房间啊。往床边一看,海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
“海,早上好。”
“现在已经下午了,春。”
“哎?头好痛。”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你没事吧?春?你昨天跟管家下山后就变得很奇怪,老爷和夫人都担心你会不会遇到狐妖了。”海弯下腰摸了摸春的头说:“果然有点发烧。”
春呆呆的看着海,然后说:“我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感觉……很重要的样子。”海叹了口气指了指桌子说:“没错,明天你要把账单整理好给老爷。”海用手弹了一下春的额头说:“嘛,你好好休息,我帮你做就是了。”
“海!!真是太谢谢你了!!!”

“始……始……”海听见春的声音放下笔上前摸了摸春的头,奇怪了傍晚的时候都不烧了,现在又怎么烧起来了,真是不像春的体质。海打了一盆水把毛巾拧干放在春的额头后伸了个懒腰。“我也睡一会吧。”
“始……”
“春?”始回头看山下,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后踮起脚尖向山下飞去。停在了春的房间门口后轻轻走了进去。
“叮铃铃,叮铃铃。”
“始?”春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床边的始,始伸手从春的脖子后面抓出来一只蝴蝶说:“你真是调皮呢,但是不可以这样哟。快回去吧。”说着蝴蝶拍拍翅膀向着窗户往山上飞,始转身正要离开,春一把拉住了始的手腕。
“不要走……始……不要走。”
始伸手点了点春的额头说:“叫我名字我就会出现,所以现在快睡吧。”春渐渐松开了拉着始的手沉沉的睡了过去。

“海!早上好!太谢谢你了!已经完成账单了。”海打了个哈欠后说:“昨天还病殃殃的,今天怎么就这么生龙活虎了。”春整理好手里的账单说:“因为,有个人他来救我了。”
“有个人??你还在发烧么?”
“去!才没有!海快走吧!”

春和海一起坐在花园,春仰着头看着天空说:“真想那个人一直在我身边。”
“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那个人。真想看到他的脸。”春轻声叫了一声始的名字。
始不由笑了起来说:“人类还是那么贪婪啊。”说着摇身一变,把耳朵和尾巴都藏了起来后对着山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们要注意安全哟,不行的时候叫我就行。”没有回答只有树叶沙沙的声音。
海用力拍了拍春的背说:“我总觉得你中狐狸的蛊了。”
“嗯,我也觉得。”
“春少爷!海少爷!来了位新的教书先生,老爷让你们过去呢。”

春他们家置办了一些私塾,春和海有时候也回去上两节课。前些日子,有位老先生年事过高,告老还乡。真是来的及时的呢这位新先生。
春拉开门看着新来的先生的背影后,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为什么?”
“是你这么希望的不是么?”
春简直藏不住自己的喜悦之情,两步化作一步走过去,看着始后说:“始……真的是你么?”春筹措了一下后拉住始的手后一把抱住了始。
“我真的很高兴!始……始可以和我一直在一起。”
“春。”听见父亲的声音,春立马松开始后说:“父亲,始他是我的……”春突然顿住了,始是他的什么。
我的狐妖,是我的狐妖。
“始,跟我来一下!”

“果然不行呢。”
“什么?”
“始是狐妖吧,会蛊惑人心,如果让你去教书的话……”
“等一下。”始指了指山后跟春说:“不是说了,我是这座山起始的始。所以我是狐仙。”
“狐仙?”春顿了一下后说:“始现在说什么我都信了呢,不过还是不行哟,始。如果你是狐仙,这个山就需要你。”春伸手摸了摸始的头说:“我会来找你。”
“因为你是我狐仙。”

说着你是我的狐仙的那个春,以此之后都没有踏入过这座山。
山说春他被带到京都去了。
山说春拒绝取公主殿下。
山说春要被处死了。
始只是听着问山。
为什么让他进来了呢。
因为始很寂寞。
为什么是他呢?
因为始很中意他。

始再次跟山告别,他不来,那就自己去找他。

春坐在监狱的你上嘀咕着:“说叫他的名字他就会说出现……呵。始。”
“太远了,所以传到的很慢。”
“始!!!”春站起来一把抱住自己眼前的始,生怕自己什么都抓不住。
“春,我们回去吧。”春松开始坐会原来的地方说:“不行哟,始。如果我走了,我们家估计满门抄斩了吧。所以不行的始。”说着,春拍了拍自己的边上说:“始,坐这边来,就这样陪着我就好了。”
始坐了下来。明天了么?
“春,不要死。”春靠着始的肩膀嘟囔着说:“对不起,始……我说……要再找到我哟……”说着就睡着了。始靠着春浅色的头发,自己说自己是狐仙为什么却什么都做不了。
真是没用啊。

始站在人群中,看着刑场上的春。轻轻拂手解开了春的绳锁后轻身飞到春的身边说:“果然不能就这样看着啊。”“始!”
始看着君王的方向说:“今日我带着这个人,明日到我府中,换取宝藏。”说着抱起春便消失在了人们视野之中。
春看着熟悉的山林问:“始,有什么宝藏?”始指了指山说:“它有,不过对于我或者山来讲不过是些石头……春……”始拉住春的手然后轻轻落下一个吻说:“可否和我在这山上生活,不计红尘?”“我都是始救下来的,啊……我是始的人,所以都行哟。”

君王第二日寻来,带走三车的宝物,随后企图再次进去而雾气太重未果,传言这山下的小镇幸得狐仙佑护,繁荣昌盛,君王也无法下手取缔。

睦月始揉了揉眼睛,好久没梦到以前的事情了。看了一眼手表,糟糕!上班要来不及了!赶紧飞奔出地铁到学校后才松了一口气。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国语老师兼班主任,下面我来点名。”
“铃木彻。”“到!”
“高山武。”“到!”
……
“弥生春……弥生春!”
“啊,到……”
四目相对。好久不见,我又找到你了。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