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如果我们能成为番(1)(春始ABO)

【作者的话:前一篇是海隼的ABO。具体属性看那篇。太长了,分了两章,第二章会多点肉。由于被推荐,第二章将不会更新,ABO也不会写了。】
“全员都是B……”始第一次听到公司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性福生活大概是没有盼头了。跟着经纪人来到成员聚集地的时候还是被某个扎眼的高个子吸引了目光。
“弥生……春?”

“喂,你是不是那个全年级第一那个阿尔法?
睦月始对吧?”
始看了一眼坐到自己前面的男孩子,欧米咖么?长得有点好看。始刚想开口说自己是,结果这个人又开始自己讲起来了:“我叫弥生春,要不要交个朋友?”
始点了点头,说:“弥生……你好。”“我叫你始,你也叫我春就好了!”
“春,你……是阿尔法么?总觉得你家伙好优秀。”
“唉?被始这么说突然有点开心,不过非常可惜,我不是。”
两个人在学生会办公室总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形影不离……直到……
“春,我可以做你的番么?”
“那个……抱歉……”
本来想转学的时候确定关系的,结果被拒绝了。从此以后也就跟春断了联系。

“……始?”这个人是不是比自己高了?明明以前比自己矮好多好多超可爱的一只……等等……公司刚才说这里只有b??
“春……你是贝塔?”
“现在才知道么?始?所以我才说了,我不能做你的番。不过……恋人的话,现在还来得及的话,可以哟。”
“啊……那个先让我冷静一下。”

“始……”
“啊,葵!这个地方你应该再放开一点,手再往上抬一点。对对对。”
“始……”
“新你要喝草莓牛奶是吧……”
“唉?并没……”
“走走走,我请你!”
“那个,恋……始呢?”
“春桑……始桑好像录完就回去了。”
春皱了皱眉头……这个家伙是不是这一个礼拜都在躲自己?得抓住他才行。
春站在始的卧室门口,打算等始回来,结果始刚看到他就一溜烟的跑走了。这也太明显是在躲春了吧!春保持微笑推了一把眼镜,抓不住就堵。

“咚咚咚。”始放下手里的书问:“谁?”“是我。”始听见门口的声音,赶紧下床靠着门说:“春有什么事情么?”“你打算让我站在门口跟你说?也太失礼仪了吧。”始虽然知道这句话有诈,可是确实也有道理,只能缓缓打开门说:“那你进来吧。”

春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始坐在床边。春先开口问:“最近躲猫猫玩的开心么?”始一时语塞别过头说:“没什么开不开心的。”并没有否认春的话,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因为我说,做恋人的事情让你为难了?”春看着始,想把始的一举一动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始对上春的眼睛又别开说:“并不是……只是春变得我有点不认识。”始顿了一下后看着春说:“比如带起了眼镜,留长了头发……”说着说着又别开了目光说:“个子也长得好好的,看起来像是个好男人,很可靠。”
春听完始说的,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说:“最后那个我要当始是在夸我咯……”说着站起来靠近始坐的地方,双手支着床低头看着始问:“那么,这么可靠的男人,始要不要考虑做恋人呢?”
始觉得鼻子都是春的味道,脑子里说着必须推开春,开始双手缺不受控制。春在靠近始只剩下两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站起来说:“不早了,始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说完就开门自己出去了。
始松了一口气瘫在床上。再近一点就可能要站起来了。

驱跑到大家的面前伸开双手说:“听说有新成员来了,我们要不要想想怎么欢迎他们?”结果大家都表示,排练太累了,欢迎会等以后再说。
于是12个人坐在客厅开始大眼瞪小眼。
“咳咳。我是procella的队长,霜月隼。因为会点魔法。所以~是~你~们~的魔王大人哟~”说着摆了一个很夸张的动作后拿出自己的资料指了指性别说:“表面上是阿尔法,实际是欧米咖。说出去会变成蜡像人哟~呐,我说你……叫什么?”隼指了指始,始刚想回答,隼就被另一个人按在位置上说:“文月海。阿尔法。”
“到我了!我是大家的偶像~叶月阳~这位是长月夜,是我的番哟~所以不要对他出手。”“阳……啊……我是长月夜!请多指教!”
春看着始,因为终于有欧米咖了,始他完全被对面的欧米咖吸引了呢。真是令人不爽。春砸了一下嘴巴后,拉起始说:“对不起,我跟始被经纪人叫过去了。”
“春??这里不是经纪人的方向……春……春!!放手!!”始挣脱开春的手说:“你干什么??”
春一把推始靠在墙壁上说:“有欧米咖了,始是不是很开心?”“什么?我为什么要开心?”春轻笑了一声然后对上始的眼睛说:“刚才从头到尾,你都在看霜月吧……想在他脖子的地方留印记吧……”始听得莫名其妙然后低声吼了一句:“春!!”
春一把捏住始的下巴就亲了下去,始想挣脱,可是完全用不上力。滑腻腻的舌头搅来搅去,多余的蜜液都从嘴角留了下去。
始一拳头就打在了春的脸上,太用力嘴角都出血了,始想上前看一下春,春却擦了一下嘴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始支着墙壁坐下来。他不知道春到底是要怎么样……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态度,完全站起来了……不知道刚才春有没有发现。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