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希遥

_(:з」∠)_难得码两个字。后妈属性。最近的坑【填坑只有1%的可能】,月歌同人《变形记》月歌同人《当樱花飘落的时候》月歌同人《西方夜谭》
5sid:3797929
wc id:163878
半次元:cn112190
twitter:@MtsukiH
line:yamadayouichi(暂时停止使用
ins:yamada_yoiji

【月歌同人车】想解开的项圈(海隼ABO)

(作者的话:最近真的沉迷于隼受【笑】,这个是ABO的世界,那么来讲一下我笔下的月歌ABO吧。黑组基本都是B,除了始是A,始虽然是A,但是被B的春干的。白组的话B只有郁,海阳泪作为A,隼夜是O,然后阳是夜的番。海隼不是番,但是隼发情的话,海都会解决的。没办法,隼想让始做他的番嘛。)

跟海吵了一架,因为海说想做隼的番,让他把项圈拿下来。隼当然非常的生气,然后跟海说:“我们只是互相解决xingyu罢了。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始作为阿尔法都愿意被春干,你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隼揍了一拳海之后说:“那也轮不到你。”
就这样,结果好几天都没有处理掉,隼叹了口气,全都是海的错,他才不想先去道歉。说着吃了一颗抑制的药丸,等会有节目录制,可是身体好像并不太好。

隼打开门遇见了阳和夜,阳凑近隼,然后闻了闻说:“隼,真是甜美的味道呢。你这样会被干的哟。”夜拍了一把阳,阳吃疼的说:“夜,你干嘛?”夜没有理阳,担心的问隼:“隼桑。没问题吧?”
“昂,我刚才吃过药了,应该等会就会好很多。”隼一把拉过夜,然后手划过夜的腰线说:“夜这样我会忍不住的哟。”阳皱了皱眉头把夜扯回自己的身边然后指着隼说:“你这点还是那么讨人厌,隼!”
“你居然说讨厌了啊,阳……想变成蜡像人么?”
“……快走吧!别让工作人员等我们!隼……别勉强自己。”
隼看着阳和夜的背影低下头微微一笑。阳还是这样不坦诚啊。不过……感觉真的有点勉强自己的感觉……药效超差了。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NNK《我是偶像》,今天有幸请来了procella!!请队长先和我们说两句吧。”
“我是你们的魔王大人哟~很高兴能来这个节目……”隼握紧了拳头,感觉要忍不下去了。“也请我们别的成员来说一说吧。”
空气中,好甜……都是荷尔蒙的香甜的味道。
阳转过头看了一眼隼,啧……这个人说了别勉强自己了!
“海桑,隼桑的味道……再这样我也要忍不下去了。”泪毫无表情的对着海说自己快忍不下去了。海伸手摸了摸隼的手,在颤抖呢……海看着主持人的方向用隼听得到的低声问:“想要么?”
“抱歉。突然打断录制……那个……我可以去解决一下么?整个录制棚都是我的味道很抱歉。”夜突然站起来说:“因为跟番吵了一架……那个……非常抱歉!”
隼看着夜,自己的问题居然让夜承担……果然是大家都在照顾自己这个队长啊。

“什么?医生你有没有搞错?你说隼是Ω?”
“隼,要听爸爸和妈妈的话哟,隼可是α,所以要做的非常优秀。不然找不到自己的番的哟。”
“什么嘛?霜月隼?这个人不是α?身上的味道也太甜了。”
“霜月,你出道就作为procella的队长吧,优秀的你作为α的话……”
“我是Ω……我不想欺骗信任我的所有成员们。”
“不过,资料上还是写α吧。”
“发情了的话,就找我……毕竟……我是你的搭档。”

“海。拜托了。”
导演同意了夜的要求,海搂住隼的肩膀说:“一次感冒了就好好说,我带你去休息室,郁……帮忙去买点药。”
郁点了点头说:“好的。”
隼经过夜的时候伸手摸了摸夜的头说:“对不起……”

“嗯……哈……海……慢一点……”
海按住隼的腰说:“抱歉。憋太久了,你就稍微忍一下。”隼感觉自己的脚都快要站不住了。这家伙……为什么可以随身带着套啊……可恶……感觉都快不能思考了,连怎么骂这个人都不会了。
“隼这里都湿漉漉的呢。”
“闭嘴!!你想被我丢到阿飘那边去么?”
“我说隼……也好好思考过我的话了么?要不要让我做你的番?”
“不要。啊……嗯……喂!!!太……太深了。”隼支撑着墙壁,海这个家伙是不是越来越过分了?海亲吻了一下隼脖子里的项圈说:“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等你愿意解开它的时候。”

“始,我喜欢你。”
“隼……我……”
“始,快走了,大家都在等我们。”
“抱歉,隼……我是春的人。”

隼捂住嘴巴不想让自己的声音太明显,他自己知道,始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好期待的。春脖子上被头发挡住了深深浅浅的牙印。因为春不是欧米咖所以不会有番的印记,可是始还是在做,他就是这么希望成为春的番。输得真是彻底。
海松开隼的腰说:“剩下的回去再说吧。得赶回去录节目。”隼摸了摸脖子。
“海……把他毁掉吧。”

评论
热度(21)